正文 第二十二章:近乡怯步

    老头见众人看了一会,又抬手在半空打出了四道影像,一指蒋劲松说道:“蒋劲松,你尽快将这几人的跟脚查清楚了,老夫要叫这几人血脉尽断,此事就交由你去办理”蒋劲松闻言连忙称是,又拿出玉简将半空的四个人像烙印其上,随后老头发话,众人才四散开去。

    江川目睹全过程,明白师尊是在为自己造势,不免又是一番感动。老头带着江川来到洞府内,专门让给江川一处洞室养伤,末了还让江川考虑下今后行止,是否和师父一起去散仙盟修行。

    江川在这几天养伤之余,却是发现储物袋中多了很多东西,不过也没心思查看,灵兽袋中的鳄鱼也有了反应,江川也未理会。而是静下心来,将以前的一些处事不足之处想明白了,想清楚之后却是更加自责,要不是自己的幼稚,认为人心本善,险恶用心者不多,或许现在琳儿也不会死。

    我和琳儿这几年能平安无事,却是天大的侥幸。江川心中暗暗发誓:“今后待我以诚者,我报之以心,以虚欺我者,我弃之如履。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视之!”

    想清楚后却是再也坐不住了,这天一早江川不顾伤势未愈,来到师尊洞室口准备向师尊辞行,还未敲门,里面便传来师尊的声音“进来吧”,江川推门而入,向师尊见礼过后说道:“师尊,弟子是来向师尊辞行的”老头却好像早有所料,问道:“今后如何打算,说来听听”江川接着说道:“琳儿出事,家中还有二老尚在,弟子自当回去通禀二老,今后也打算就在集市附近修行,在这里也能就近照看二老”

    老头思索了片刻,开口道:“也罢,有道是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今后你便在东海修行吧,不过修行之事却不可松懈。为师本想将你带入散仙盟的,可昨夜细想之下,因后事如何尚难预料,在散仙盟内,于你也未必有利,便由得你吧!不过为师希望你能在三年之内达到九阶修为,到时还需你帮师父去做一件事情”

    江川听见有事可以帮到师尊,自然想也不想的答应下来,正要问是何事情,却被师尊打断道:“好啦,现在说还太早了,你只需要知道此事凶险万分,不到九阶却是没什么自保之力,以免你分心,你还是勤加修炼的好,时间到了我自会通知于你”

    老头正说着话,却忽然轻咦了一声,接着便一道法决打于半空,半空好似水面一样波光闪动,一会平静下来后映照出了洞府门口的情景,只见此时那蒋劲松带头,后面还跟着阮龙介和一名中年道士,此时三人正恭敬无比的在洞口处,出声拜见。

    老头见此又一道法决打出撤了门口禁法,并打开大门。三人鱼贯而入,来到洞室口见门开着便入内拜见,一番行礼后,蒋劲松开口道:“前辈,此前您交下来的事情已经办妥了,四人都是来自于燕国靠海的一个凡人城池,其中两人是亲兄弟,另外两人是城内平民,分属三个家族。

    据查这四人都是城内,一张姓筑基散修所收之徒,几人的家族在当地也是仗着有修士撑腰,为非作歹鱼肉乡里。如今包括张姓筑基散修在内,三个家族凡是血脉有所牵连者,共计七十八人已全部诛杀,我等特来向前辈复命”

    老头听完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尔等做的不错,说起来老夫占据此处洞府也有十余年了,如今诸事已了,就此将这洞府还予尔等,只是老夫的弟子还要在此地修炼些年月,今后却是还需尔等照佛一二,作为报酬,老夫答应你三人,将来为你们三人各自出手炼器一次”

    三人听得老头承诺之言,大喜过望之下,纷纷拍着胸口表态,好一会后,察觉到老头已有些不耐,三人这才告辞离开。三人走后老头也对江川说道:“为师也不便在此久留,这便动身了,先前那面玉牌已碎,这面你且收好了,遇事捏碎即可”

    说罢起身后丢来一物,江川接过,知道师尊要离开了,不由颇为不舍,眼眶微红,对师尊恭敬一拜道:“弟子江川,恭送师尊”老头点了点头道了声“勤加用功”便即闪身而去。

    江川平复了下心情便出洞而去,见三人还在洞口候着,便又上前相见,几人也连忙还礼,那蒋姓冷面老者说要与江川平辈论交,剩下二人却是面现尴尬之色。最后江川坚持不允,说是修为尚浅,坚持各交各的,几人虽是推脱了一番,可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江川心中自清,任谁也不会喜欢一个低阶修士和自己同辈,甚至还要高一倍的,随后江川推说有事这才告辞离开。一个人走在集市的街上,偶遇的修士远远见到自己,却好像遇见煞星一般,远远就躲了开去。江川心中苦笑,想到此前还是两个人一路的有说有笑,此时却是只有自己一人独行,一丝孤寂缭绕心头,便是风也较以往冷了些,归家的心思却又更加的急了。

    出岛后一路疾驰,在一个时辰后便来到石门岛,随着离家距离越近愧疚之情也越浓,心中不断在想“琳儿死了,可我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我还有何面目见二老”想着想着,却突然取出了一把细剑,看着剑喃喃自语道:“罢了,便让二老用琳儿的长剑将我刺死算了,我也好去陪伴琳儿”

    想到这便加快了步伐,不过每近一步都异常沉重。好不容易来到门前,江川也算是坚定了决心,抬手轻拍铺首,一会小厮开门后,便引着江川走向后院。进入后院便见到迎出门的二老,看见二老的一瞬间,江川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眼泪默默流下的同时,两膝重重的跪在了青石板上。

    二老本来还一脸喜色的迎了出来,见江川如此不由愣了神。江川形单只影,本该在一旁的娇小身影不见踪迹,反应过来的刘婶白眼一番就此晕了过去,一旁的下人赶紧张罗起来。

    赵叔也是双手颤抖,颤颤巍巍上前问道:“川子,你..根叔说实话,琳儿..怎么了”江川不敢看赵叔,声音颤抖着说道:“赵叔,江川无能,没有保护好琳儿”说着双手捧起细剑接着道:“赵叔,这是琳儿所用兵器,您就用此剑,将我也刺死了吧”

    赵叔听了江川的话后,脚步都不稳了,在一旁下人的搀扶下,好半天才稍微稳住了心神,此时刘婶也在下人的张罗下悠悠转醒,只是目光还有些呆滞。赵叔顺了口气道:“你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详细点,如实说”接着江川便让所有下人退走,这才将最近一段时间和琳儿两人的所有经历之事,向二老详细如实的说起。

    刘婶此时听江川细说经过,也凝神细听,半个时辰后江川方才将所有经过讲完,二老听得琳儿魂魄还在,也稍稍有所安心。赵叔思索片刻后说道:“不错,琳儿的魂魄和肉身还牵连如此重宝,确实需要小心应对,我们以后也不可提及,要是落入有心人耳中,琳儿和江川都将面临巨大危险之中”

    说完还看了看一旁的刘婶,刘婶此时泪流满面,正心疼女儿,闻言也是点头。赵叔转过头来,对江川说道:“起来吧川子,我和你刘婶都是明白事理之人,此事不能怪你”江川闻言却摇了摇头,嘶哑的说道:“不,都是我的错,是我,是我以为人人都是好人,是我从来都没有防人之心,因此才会害了琳儿,赵叔以前就教导过我,是我从来没有放在心上,琳儿的死都是我害的啊!”

    “唉...”赵叔长叹。此时刘婶却哭着厉声道:“川儿,你给我起来,你既说已经取了琳儿为妻,就应当发奋努力,争取早日解救琳儿,而不是在此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况且我们都是采珠出生,对于生死之事,也早已看开,以前在红岩岛的时候,哪一年不死个一二十人。

    你若是在于此,做那妇人之事,却是平白的让我与你叔看轻于你,须知,你也是我们的孩子啊!”刘婶说的异常严厉,和往日的刘婶判若两人,江川被骂的一愣,随后便在地上对着二老,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说道:“爹,娘,孩儿知道错了,我既已和琳儿成亲,二老便是我的爹娘,川儿自此以后自当侍奉双亲,也会勤加修炼,只要川儿还活着,就谁也阻止不了川儿救琳儿的决心”

    说罢便起身,招呼外院的下人进来侍奉二老。随后的一段时日里,江川都是白天照顾二老,夜深人静之后才打坐恢复伤势,直过了半个月伤势才无碍。

    江川能感觉到,通过上次的战斗,现在伤好之后只需在修炼一两个月,便可顺利的进入八阶中期,可江川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有一些负罪感。

    而这半个月下来,二老的身形却是日渐消瘦,就算有江川每日梳理也是起效不大,江川也只能每日在二老跟前陪伴,希望能稍稍开解二老的心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