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测试灵根

    江川又等了一会,见对方还是不动,仍不放心的江川左手捏诀,在水面之上一个水箭术便向对方射去,直到儿臂粗细的水箭术尖端洞穿其身侧,江川这才放心的靠了过去。

    一番搜索后,在胖子身上得了两个袋子,一个储物袋,一个是灵兽袋。在把胖子尸体拉下水后,江川爬上了小船的肚皮。

    休息一会之后,便开始查看储物袋中,先是高个子的储物袋,空间很大有三米见方,里面有丹药一瓶装了五粒丹药,标注着增元丹,一枚玉简,百余枚灵石,还有大概三斤多的金银和其他杂物。

    胖子的储物袋和江川的大小差不多,里面也有五粒增元丹,还有两枚玉简,三十余灵石,凡俗中的金银等物也有四斤之多。

    至于灵兽袋,江川放出神识也查看了一下,却见里面的小兽也死了,想来因该是和其主人签订了特殊的契约,主人身死灵兽也亡。里面的小兽江川在灵物大全图册里面也看见过,好像叫赤尾兽,就算是死了,尸体也能值数百灵石。

    看完东西后江川久久不能平静,心想:“此二人半路劫杀于我,想是见我购买丹药,起了贪欲,却不想反为我做了嫁衣。此时看来却是可笑至极,不过这两人身家如此丰厚,难怪书上说有很多修士,专门行那半路劫杀之事了。”

    江川又自乱想一通,这才把高个子的储物袋据为己有,烙上了自身灵力印记,又把所有物品都装进了新储物袋中,这才研究起身下的灵气小船。江川本想去海底,从自己的小船上拆两块木板,然后慢慢的划回小岛的。

    起身后刚要下水,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那胖子之所以趴在船底部无法可想,是因为其储物袋小了,装不下此船。可现在不一样了啊,我得了高个子的储物袋,这个储物袋却是能装下小船啊,何不收了小船,在正面放出来呢。”想到了便试上一试,收走小船后,见储物袋内空间还有不少空余的,又调整了一下方位才放出小船,小船果然是正面朝上的出现在眼前海面。

    江川大喜,赶忙上船,见船头阵法内的灵石还在,便用自身灵力炼化小船,一会就打上了自身印记。早已心急回岛的江川,此时立于小船中间,猛提灵力由两脚注入,小船就像离弦之箭,向前方猛然窜出,一直尝试了好一会,江川才能做到控制自如。

    随后,江川便向红岩岛驰去,第一次离岛的江川,虽然时间并不长,可随着距离一点一点的接近,心却好似一点一点的活了过来。

    回到小岛,江川收了小船,便向赵琳家中赶去。刚刚来到村口,便撞见了同村的王强,江川早已感知到此人,却是不削理会,此时的江川不比以前,早已不是王强可以随意欺凌的对象了。要是这姓王的在来无事生非,江川也不介意好好教训对方一顿。

    王强比江川大了五岁,五短身材,却是结实异常,早年其父犯了杀人之罪,这才被发配到此彩珠。此时王强看清是江川后,不由瞪大了眼睛,张着大嘴,满脸不信之色,刚要张嘴叫骂两声,却见江川一道目光投来。王强只觉浑身上下,犹如大冬天洗了个冷水澡一般,冷气直冒,顿时吓了一哆嗦,将到嘴边的话也憋了回去。

    江川不再理会王强,径直往赵琳家走去,此时已到午时,家家户户都有炊烟升起,江川的心却越发宁静舒适。一会来到赵琳家门口,敲了敲门,开门的正好是赵琳,江川不由会心一笑,道:“琳儿,我回来了”,赵琳此时也是有些激动,有心上前抱一抱江川,却又在自家门口,二老还在里面看着呢,赵琳前也不是,后又觉不妥,一时不由红了小脸。

    江川见此,微微一笑,上前轻轻拉了拉赵琳的小手,两人不由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进到屋中,江川和二老见礼过后,就二老所问在饭桌上和几人边吃边聊了起来。先是将此行经过去掉回程的一段和二老说了,有捡一些典籍上记载的奇闻异事,灵物杂记等说与几人听,三人都被江川所形容的景象深深吸引。

    好一会过后,赵叔才叹着气感慨道:“如此奇事,如此奇物,真是仙家世界,不可想像啊!”接着赵叔又正色说道:“川子,你有如此奇遇,想来也是你家先辈保佑。自今尔后,你当好自为之,需脚踏实地,勤学苦练,切莫好大喜功,行那贪得无厌之事。如此方才对得起你家先辈在天之灵!”

    江川听得赵叔所言,连忙起身抱拳一拜,正色到:“叔叔教导,川儿自当谨记于心,不敢有忘。”接着又面西一拜,说道:“孩儿如今虽修有所成,可父母亲和爷爷奶奶的冤屈,却是仍未洗刷。孩儿不孝,待明日,这便动身去那燕国,寻那陷害爷爷的奸臣,以其满门头颅,祭奠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在天之灵,再让那燕国的皇帝为爷爷正名。”

    说完又面向西方,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赵叔见此也为好友欣慰不已,不过却仍就阻拦道:“不可,你方才说修炼有七大境界,而你现在才刚刚起步,处在第一个境界的前期。而燕国传承数百年来,岂能没有几个像样的修仙人士,你现在连敌人是谁,有什么手段,可有修炼之人相助,这些你都没能弄明白,这就贸贸然然的跑去,这不是报仇,你这是送死。方才叔叔的话都白说了不成,你这不是好大喜功是什么,你自己说的修仙七大境界,你才开个头,这就找不着北拉,这就是修炼有所成拉。”

    赵叔说完仍是满面怒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江川听得赵叔这番言语,不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心中自问:“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从修炼开始,自己便开始膨胀,开始小看其他人,尤其是这次反杀了两个六层修士后,我已经被力量冲昏了头脑了吗?我已经变成自大狂了吗?”

    江川在自问的同时,周身灵力却是自发运转起来,气息也是不断壮大,而这一情况江川自身却毫无感觉,江川犹如魔楞了一样,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

    看江川的样子,赵琳和刘婶却是急坏了,刘婶这边埋怨赵叔,那边就要和已经哭了的赵琳去拉江川。赵叔见江川此时目光虽然呆滞,可头发和衣角都无风自动,显然是有自己无法理解之事发生,此时还是不要妄动的好。因此便阻止了赵琳和刘婶,并将自己的猜测说给两人听了,赵琳听后也不在去拉江川,可仍旧急的直抹眼泪。

    一家人围着江川急得团团转,一直到半个时辰后,江川周身气息才慢慢归于平缓,江川抬起头来,见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自己,愣了愣神后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心中感动。恭恭敬敬的对着赵叔抱拳拜了下去,说道:“多谢赵叔点醒川儿,自修炼以来,川儿过的太顺,险些被力量冲昏了头,要不是赵叔提点,川儿很可能便要去行那鲁莽之事了。”

    赵叔受了一礼后也自点头,微笑道:“好,很好,你现在能想明白,也不枉我一番苦心。只是方才你状若痴呆,身上气息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可有何不妥之处”

    江川微微一笑道:“赵叔,刘婶,琳儿,你们放心,方才只是心中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因此气机牵引,修为突破了。”赵叔听江川说了原因,这便放心下来,正要开口说话,却不想被一旁的刘婶打断:“好啦好啦,就你老头子话多,川儿,你去陪琳儿说说话吧,方才丫头可是担心的紧,都哭成花脸猫了”说着便去拽赵叔,赵叔也只能不情不愿的跟着进了里屋。

    江川这才转首看向琳儿,见琳儿此时早已满面红霞,低头弄衣了,不由心中好似要融化了一般,走上前来,轻轻抓起一只小手,柔声安慰了一会。

    随后两人便交流起了修炼之事,江川先是拿出试灵石,说明其作用和用法之后,便握在手中向其注入灵力,只见白色的试灵石在灵气入内后便开始变换颜色,最终稳定下来,变成了一个金、蓝、绿三色小球,江川知道,这代表了自己的灵根属性有三种,分别是金灵根,水灵根和木灵根,这样的资质不算最差,也不能算好,只是最普通的而已。

    江川毫不在意,之所以测试灵根,是为了方便以后的修炼选择而已,却不会对自己心境造成丝毫影响。而后赵琳又试,随着试灵石的稳定,上面只出现了两种颜色,是水灵根和木灵根体质,不过看试灵石的颜色却是要淡上一些,想是在双灵根中比较靠后的原因吧,不过赵琳的资质却是比江川要好上太多了,江川不免暗自高兴。

    江川将自身的突破经验跟琳儿说的很详细,又将在集市买的典籍留给琳儿观看,还有三粒养元丹和十余粒增元丹都留给琳儿修炼。两人从中午一直说到晚上,直到刘婶叫吃饭,两人这才知道天都快黑了,不由相视而笑......

    却说中午江川回来时遇见的王强,在江川走后,王强赶忙收敛心思,一路小跑回到家中,见到其父王刚,便将江川之事说了。

    父子俩凑在一块嘀咕半天,都觉得这江川出海都这么多天了,原以为是回不来了,不想现在又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便是发现了离开这里的方法了,我父子二人要是得了这秘密,再抢上一批珍珠带上,便可远走高飞,去外面的世界享受荣华富贵。

    最后父子俩一合计,决定等天黑了便去寻那江川,说什么也要逼问出秘密来,绝不能让那小子跑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