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拒绝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前院,一个脸上挂着气哼哼,一个脸上挂着莫名其妙,就差瞎子看不出来两个人闹别扭了。

    “你们俩从小感情就好,闹别扭还挺稀奇的。”

    苏清晨打趣他们。

    “我知道为什么。”

    沈念是女孩子里最小的,也就比唐景湛大两岁,举起手发言。

    “哦?

    那念念跟我说说,哥哥姐姐为什么闹别扭?”

    苏清晨笑问。

    沈念随了她妈妈的性子,笑嘻嘻的道:“因为颂颂姐有男朋友了,四哥就不高兴了。”

    一句话说的夏颂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哎呀,颂颂有男朋友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今天怎么不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苏清晨惊讶了,这事倒没听说呢。

    “就是最近的事情,我上次还看到他们约会呢,颂颂姐的男朋友好帅好帅的。”

    沈念说道。

    夏颂的脸都红透了,急忙摆手解释:“不是男朋友,清晨姑你别听念念胡说。”

    “就是男朋友,不然颂颂姐干嘛和他约会。”

    沈念狡黠的眨眨眼睛。

    叶慕逸的脸黑如锅底,他不在S市的这几天,夏颂居然和韩尧单独约会,他一想这事就感觉火冒三丈。

    “你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那是你夏爷爷给你颂颂姐介绍的相亲对象,还不是男朋友呢。”

    夏宁爱怜的摸了摸沈念的脑袋笑道。

    苏清晨这才弄清楚事情的原委,笑道:“夏伯父介绍的肯定很不错,颂颂你好好和人家相处相处,说不准就擦出火花来了。”

    夏颂的脸就更红了,说了句“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掀过了这个话题。

    “行了行了不早了,都赶紧回去吧,有话明天再说。”

    时间太晚了,苏母怕大家累着,赶紧让该走的先走。

    苏清晨和唐越要带着孩子住在苏家,唐简和木歌在S市也有房子,他们夫妻带着孩子回自己家。

    其他人也各回各家,大家就在苏家门口分了别。

    叶慕逸心情不好,半路改了道,没跟安之素他们一起回澜庭居。

    安之素有点担心,问叶一蕊:“你二哥是不是被刺激的狠了?”

    “您别担心他,他榆木脑袋,不刺激狠点哪儿能想通关键。”

    叶一蕊并不担心。

    安之素想想也对,于是也不担心了。

    “你去你哥的实验室,看到你哥造的宇宙飞船了吗?

    是不是快造好了?”

    安之素不担心小儿子了,又开始操心大儿子。

    “他遇到了一点解决不了的问题,不过皎皎姐一来,那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我估摸最多三个月,他就能造好了。”

    叶一蕊说道。

    安之素一听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顿时又愁的不轻:“这可怎么办,你大哥和云起都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呢。”

    “我都跟您说了,有我在,不会让大哥去太空的,您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叶一蕊宽慰道。

    “可你也没跟我说有什么办法啊。”

    安之素道。

    叶一蕊神秘一笑:“先不告诉您,您还不相信我吗?”

    安之素自然相信女儿,这个女儿从小到大只有她不想做的事,没有她做不成的事。

    母女俩的对话,叶澜成都没有听见,他今天喝多了,上了车就开始睡,长腿随意的抻着,脑袋歪在安之素的肩膀上,睡的沉静。

    安之素给他盖了一张毛毯,又调高了车里的温度,还小声和叶一蕊嘀咕:“你爸酒量越来越不行了。”

    叶一蕊微笑,也把脑袋靠在安之素的另外一只肩膀上。

    安之素揽着她,忍不住在心里感叹时间过的太快了,连心心都长成大姑娘了。

    ……叶慕安和纪云起也没有回澜庭居,两人还是回了自己住的别墅。

    晚宴的时候叶慕安没怎么喝酒,程承他们虽然闹,但也不敢灌他喝酒,他就小酌了几杯。

    但纪云起却在女孩子那一桌喝多了,路上就睡的昏昏沉沉的,还是被叶慕安抱回的房间。

    叶慕安把她放到床上后去浴室拧了一条温热的毛巾出来,细心的给她擦干净了脸和手,正要起身把毛巾送回浴室,腰就被一双手臂缠上了。

    纪云起晕乎乎的缠上叶慕安,眼神迷离的像一只小兔子,声音因喝了酒而沙哑:“小哥哥……”叶慕安只觉得腰间滚烫,他微一侧头就看见了一张红扑扑的脸蛋,还有微微嘟起的樱唇,忍不住就想一亲芳泽。

    纪云起微仰着脖子承受他的亲吻,搂在他腰间的胳膊爬上了他的背,用力把他扯下了下来。

    叶慕安毫无预警的倒在她身上,胸膛首先接触到的就是两片松软,他感觉嗓子都有点冒火了,似有一团火不断的涌向他的大脑。

    纪云起格外的主动,在叶慕安动情的亲吻她的时候,她已经咔的一声解开了他的皮带。

    随着这一声卡扣松动的声音,叶慕安猛然回神,下意识的抓住了作乱的小手。

    “云起!”

    他的声音带着隐忍的克制。

    “你不想吗?”

    纪云起笑的像一只勾魂的小妖精。

    叶慕安当然想,他是一个正常男人,动情的时候比纪云起还多,可每次他都克制住了自己,没让最后一步发展下去。

    “乖,别闹,睡吧。”

    叶慕安一手拉过被子,把她裹进了被子里。

    纪云起的眼底瞬间起了一层水雾,声音也有轻微的颤抖:“为什么?”

    她已经快二十岁了,别说做那种事情了,连法定结婚年龄都到了,为什么不可以?

    “你还小。”

    叶慕安心疼,在她眉宇间落下一吻:“别哭,我会心疼。”

    纪云起咬着嘴唇,终究是没有把心底的话问出来,拉高了被子,把自己闷在了里面:“我要睡了。”

    叶慕安隔着被子看了她一会才起身离开了房间,顺手给她关掉了房间里的灯。

    纪云起的视线陷入了一片黑暗,她在黑暗中默默哭了。

    她其实很想问问叶慕安是不是真的爱她,还是只是在圆她的美梦,因为她喜欢他,所以他就和她在一起了。

    不然为什么这么久,他对她都是点到为止,从不会做到最后一步,永远可以那么理智的克制住自己。

    她的经纪人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就是天雷勾地火,能忍得住不碰对方的人,不是不行就是感情不到位。

    很多次她被他撩拨的动情,心底都在渴望能够和他融为一体,可每次叶慕安都能够及时刹车,自制力强大的可怕。

    女人就是这样,感情上一旦钻了牛角尖,就是怎么钻也钻不出来,越想越伤心,甚至小声啜泣起来。

    叶慕安回了自己房间,却没有洗漱睡觉,而是站在落地窗前,久久凝望着窗外的夜色,陷入了深深的自我矛盾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