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章 天意

    二老爷愣了下,说:“不是我干的!”

    管事:“……您回来就没出去过,当然不是您干的。可是,外头的人肯定要说,是我们家逼死了她!”

    池家好歹也算书香门第,经过这一夜,老爷偷养伎子,夫人亲自捉奸,兄弟为钱财反目……现下又来一个逼死伎子,这还能见人吗?

    二夫人撇嘴,有几分痛快,又有几分不安:“这小贱人,我还没怎么她,自己就先死了。”

    三夫人则问:“怎么死的?自尽?”

    “听说是吊死的,天没亮就报到府衙去了。”

    三老爷道:“她倒还知羞。”

    说罢,瞪了二老爷一眼。怎么也是有过一段情的,知道死讯的第一反应,居然就是撇清。以前他怎么没发现,这个兄长是这么绝情的人?

    池韫则叹了口气。

    这一屋子老爷夫人,怎么就没个靠谱的?

    没办法,她只好开口了:“那伎子是在几位叔父婶娘离开后吊死的吧?那要做一做准备了,府衙过后定会派人来询问。”

    三夫人醒悟过来:“对,老爷,你看……”

    三老爷道:“你们都回去,要是府衙来人,有我和二哥。”

    说着,瞪向二老爷:“二哥,你到时候可别乱说话,该怎么讲怎么讲,反正脸已经丢了,要是再瞒着,惹出祸端来,我可不管你。”

    二老爷嗤笑:“谁要你管了?都能为钱财跟兄长撕破脸……”

    话还没说完,大门那边就传来了动静。

    “老爷!老爷!刑部来人了!”

    屋里众人又是一愣。

    “刑部?怎么是刑部?”三老爷愕然。

    照理说,刑部不会直接查案,都是下面的县府审完了,再报上来复审。何况,那小怜不是自己吊死的吗?怎么还出动了刑部?

    池韫直觉这里头不简单。

    且不说刑部为什么插手,那个小怜因此自尽的说法,就怪怪的。

    一个伎子,被正室夫人捉奸,有什么丢脸的?世间对男子宽容,只要不是宠妾灭妻,养个把伎子根本不叫事。

    真说起来,二夫人丢脸还多些。一个正室夫人,去捉伎子的奸,简直自降身份。

    刑部的人来得快,根本不等两位老爷出去相迎,就已经闯进来了。

    女眷们才出了厅门,就看到一群皂衣大步流星奔过来。

    池妤吓得惊呼出声,抓住二夫人的衣袖,躲到身后。

    小一点的池姗差点哭出来。

    二夫人和三夫人也唬得不轻。

    这是怎么了?不就死了个伎子吗?来问话就算了,这阵仗怎么像要抓人?

    为首的官吏在厅前停下,出示手令,喝道:“在场的人听着,太平司办案,都留在原地不许动!”

    池姗终于“哇”一声哭出来,她的奶娘急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小声安抚着:“四小姐别怕,没事啊!”

    两位老爷赶紧从屋里出来。

    二老爷认出此人,立时堆出笑脸,冲对方作揖:“这不是高大人吗?今日怎么有空光临舍下,来来来,先进屋喝一杯茶。”

    这位高大人一脸冷漠,声音坚硬:“本官不是来喝茶的!两位就是池亨、池利?”

    “正是。”三老爷拱手,“敢问高大人,所为何来?”

    高大人并未回答,而是转头去看女眷们。

    池琰池璋两位公子怒不敢言,只得挺身挡在前头。

    都说刑部太平司办案最是无礼,果然如此!

    又不是犯人,哪能这么看别人家女眷?

    高大人却没反应,只道:“你们的夫人呢?又是哪两位?”

    三老爷不解:“高大人这是何意?你们要办案,我们配合就是,问夫人作甚?”

    “因为你们的夫人也涉案。”高大人道,“不止她们,昨夜去过醉太平的,包括下仆,全部都不能走!”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

    怎么事情严重成这个样子了?那伎子自尽,来问个话就算了,怎么像是要关起来问案似的?

    “小姐?”絮儿不由自主抓住池韫的衣袖。

    池韫看了她一眼,低声:“没事。如果真有事,直接就抓走了,应该就是来问话的。”

    她停顿了一下,又说:“何况,他们问的涉案人员,与我们无关。”

    那边二老爷叫道:“我们到底干了什么?高大人,你这样可就没道理了。好歹也是朝廷命官,死了个伎子,就把我们当犯人审?”

    高大人没理会。

    三老爷则好声好气地商量:“高大人,这里还有孩子呢!你要办案,我们配合,能不能先让孩子们回去?他们年纪小,受不起惊吓。”

    高大人转过来看了看。池姗七岁,二房的幼子池琏九岁,还有池嫣池妤几个,都是半大孩子,脸都吓白了。

    他皱了皱眉,似在考虑。

    这时,门口传来低缓而带着倦意的声音:“凡是昨夜去过醉太平的,全部留下,其他人,可以走。”

    池韫瞬间僵住了。

    仿佛时间被拉长一般,连耳边传来的低呼,都听起来格外不真切。

    她慢慢抬起头,将视线投过去。

    这是个很年轻的官员,不过二十出头,身上穿着绿色官服。

    五官俊秀到连她觉得丑丑的幞头,戴在他头上都凭添风流之感。

    只一张脸过分白净,颊上透着不正常的浅红,显出几分病态。而这病态,硬是将一身正经的官服,穿出了几分阴郁的美。

    他缓步走进来。

    高大人侧身拱手:“大人!”

    池韫听到了两位老爷的吸气声,神情顿时变得战战兢兢。

    他——变得这么吓人了吗?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不遮掩,经过她身边时,他瞥过来一眼。

    难得一见的美色,没让他的目光有一分波动,很快收了回去。

    仿佛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

    但这黑沉沉的一眼,却让旁观的人惊艳了。

    得知可以离开的时候,池妤甚至有点迈不动脚步。

    这人……怎么好像比俞二公子还好看?

    池韫也没动。

    直到絮儿催她,突然吐出两个字:“天意。”

    絮儿愣了愣:“小姐,您在说什么?”

    时间终于恢复了流动。

    池韫仰头看天,面容带笑,轻轻道:“我的天意,终于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