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二199:给儿子铺路,浪浪怒了(3更)

    段林白除却和傅沉这拨人,极少与人深交,这次和顾家人接触,脾性相投,最主要的是,看起来有点傻……

    很好骗的样子。

    如果接下来再谈合作,肯定不难。

    他回家和许佳木说完,又特意去找傅沉等人炫耀。

    傅沉:“那挺好的,恭喜。”

    京寒川:“失散多年的兄弟,那你好好相处,保不齐以后真的能做一家人。”

    傅斯年:“千里缘分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段林白那是相当嘚瑟,签约仪式就是走个形式,他洗了澡,就给顾家人打了电话,问他们是否已经到家休息。

    “哈哈,段先生,您太客气周到了,我们已经到了。”顾父显然也很久没遇到这么投缘的人,和他说话都自带笑声。

    “如果你们明晚没有安排,带上两位公子来家里吃饭吧。”

    “那怎么好意思。”其实顾父心底已经想疯了,恨不能马上就见到段一诺,立刻就把这门亲事给定下,可是嘴上还是要客气下的。

    “原本是公司几个高层作陪,我看倒不如来我家,就我们两家人,我们好好喝一杯。”

    “就我们两家人?”顾父试探着。

    “我家一儿一女,和顾渊也都认识,我和我媳妇儿说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

    “那就太麻烦了吧。”

    “不麻烦!”

    段林白本就热情,压根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这边的顾家父亲挂了电话,看了眼一侧正翻看计算机杂志的顾渊,“看到没?什么事还得我出手,明天就带你去段家。”

    顾家老大瞥了眼自己父亲,他那模样……

    好似明天是要去段家提亲的。

    **

    签约仪式当天

    段氏集团和顾家合作,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利益,仪式现场布置得非常隆重,上午九点开始,尚未开始,外面就聚集了诸多记者,大部分是财经类的。

    也有不少娱乐八卦的,这些多是奔着顾家来的,这家人太低调,可是仔细调查顾渊,居然和傅家也有关系,他的百度百科资料,好友名字第一位就是傅斯年。

    这人多难接近,京圈人都清楚。

    记者陆续进场,等待开场的间隙,难免会八卦两句。

    “你们说顾渊和傅渔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啊?”

    “你们还记不记得,宋风晚当年还和段林白有过一段绯闻,宋风晚和傅家那关系,就更那什么了?鬼知道这个圈子多乱。”

    “段林白和许佳木也是形婚吧,一个是医生,忙得要死,一个又天生爱玩,怎么可能真的收心。”

    “所以说,空穴不来风,傅渔和顾渊这件事,还是有搞头的。”

    “玩累了,找了个老实人嫁了,私底下不好说。”

    “怎么看的话,那个怀生也挺可怜的。”

    ……

    越是不了解的圈子,众人臆测的东西越多,段氏集团的保安坐在边上,就这么面无表情听着他们胡说八道。

    时间差不多到了,段氏公关部的经理和主持人率先进场,紧接着是段林白和顾家人,段一言断后。

    此时国内某家权威财经平台正在评选今年最有价值的新贵,每年一选,获奖人都不同,前年傅钦原上过一次,段一言则是今年的大热人选。

    签约仪式其实没任何看点,都是些较为官方的流程,最主要的看点还是签约剪彩之后的提问环节。

    虽然段林白出席了,不过这个项目全程都是段一言负责的,所以整个签约仪式都是他在arr场。

    傅沉这边刚开完个例行小会,打开电视,就看到段一言在发表讲话。

    “三爷,小段总是越发有样子了。”十方进来送材料,看到电视忍不住夸赞,“他其实和老段总很像。”

    这里提的老段总自然是段林白的父亲。

    “嗯。”傅沉笑容欣慰,毕竟是看着长大的孩子,能够独挡一面,心情肯定不同,“你真以为林白弄这个隆重的发布会,是为了顾家?”

    “嗯?”十方怔愣了下。

    “顾家这笔单子的确重要,段家是首富,什么大单子没见过,他家还没到林白亲自操刀,弄这么盛大的签约仪式。”

    “那天即便我不说这件事,他怕是早也想这么做了。”

    “他需要和所有人说明,他们段家的接班人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你真以为是在给顾家面子?他是在给一言铺路,给他撑腰。”

    十方点头,“他嘴上嫌弃小段总,其实背地也帮他做了不少。”

    “如果顾家能一次签几年的单子,这就是一言日后进公司的一笔光辉业绩,起步就这么高,公司那群老头子还敢说什么?”

    “林白已经很久不参加公开活动了,说是因为顾渊,因为钱,说到底,都是为了自家孩子。”

    “只是平素浪荡惯了,大家都以为他真的缺心眼,都以为他能把公司发展壮大,靠的是锦鲤一样的运气?”

    “精着呢。”

    十方低头给傅沉翻需要签名的件资料,“哪有做父亲的不心疼儿子,给他铺路很正常。”

    傅沉点头,“这样他就能提前退休了,然后天天跑去医院陪媳妇儿。”

    十方:“……”

    方才还对父子情有些感动,莫名其妙的被一噎。

    果真还是不要以寻常人的思路去看待段林白。

    而此时顾家已经发表完了讲话,无非是对这次合作很期待一类,最后则是记者提问环节。

    前面几个记者,都是财经的,问得都是合作相关的,气氛倒也融洽,段林白都开始神游开小差了,可是紧接着下个问题,就把他神游的心思彻底打了回来。

    “顾先生,针对您小儿子近期在网上发生的一些事,您有什么看法吗?”

    虽然大家好奇,却没人敢问,都暗戳戳等着签约仪式散场,拦住顾家人问个明白,没想到真有胆儿大的。

    “不好意思,和本次签约不相干的问题我们一律……”段氏公关经理立刻起身。

    “没事。”顾父显得很淡定,只是看了眼段林白与段一言,“我在我们两家的发布会上回答这个问题,你们应该没意见吧?”

    “您随意。”段林白靠在椅背上,手中握着方才签约用到的笔,那神情……

    慵懒透着几许邪性。

    显然是怒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