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二123:修罗场,闷声不响干大事(2更)

    余漫兮本想私下先把事情告诉傅渔,再商量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所以吃饭的时候,并没捅破,就是担心傅斯年过分激动。

    现在好了,他还喝了酒,情绪更难控。

    “斯年,那个、你先进来。”余漫兮急忙拉着他进屋,在傅钦原也进屋后,还看了眼外面,把门给反锁了,“你怎么上来了?”

    傅斯年此时满脑子都是什么怀孕、生孩子,眼睛充血,人都要炸了,根本听不到她说了些什么。

    傅渔站在一边,脑袋昏聩,可能是心理作用,她觉得肚子里好像真有什么在动,惊得半天没说出话。

    房间一时陷入死寂,只有傅斯年略显粗重的呼吸让人觉得分外有压迫感,尤其是那双眼睛,冷厉深沉,染红带血般,直勾勾盯着怀生。

    若是他此时扑杀过去,手刃了这和尚,傅钦原都觉得很正常。

    只是他自己处境有些尴尬,好像没他什么事儿啊,自己为什么又被卷进了这种修罗场内。

    莫名有种感觉: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到底为什么在这里的!

    他站在墙角,拿出手机,这么大的事,得赶紧通知他爸。

    **

    川北

    此时的傅沉正在京家,看着京寒川给鱼缸清洁换水,段林白则坐在一侧还在抱怨着昨天的事。

    “傅三,你丫是正不厚道!看着火炕让我往里跳。”

    傅沉没理他,而是帮忙将鱼缸里的鱼打捞上来。

    “不过这两个人走到一起,真的挺难想象的,以前还觉得傅渔那样的性格,肯定要一个更强势的才能压得住他,没想到啊,居然找了这么个玩意儿。”

    段林白也是很记仇的,被怀生摆了一道,此时这小子在他心里就不是个东西。

    “玩意儿?”傅沉瞥了他一眼。

    “我都忘了那小子是你带大的,又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东西!傅渔性格,什么事都摆在明面上,肯定被吃得死死的。”

    “要是以后我们家诺诺找个这样的回来,我非一脚踹飞这小子。”

    “诺诺那性格……”傅沉轻哂。

    “你特么笑什么,我女儿怎么了!”一看傅沉居然笑他女儿,立刻炸了。

    “我们之前一直担心她上高中就和小男生私奔,离家出走,没想到叛逆期过渡的很平稳。”傅沉笑道。

    段一诺想叛逆,甚至瞒着家里打了耳洞,后来发炎,两个耳朵都肿了,以为自己要聋了,差点把众人笑死。

    后来就被段一言压着,整个叛逆期都沉浸在三年高考五年模拟的地狱中。

    “说明我女儿还是很乖的。”段林白冷哼。

    “最乖的难道不是欢欢?”傅沉挑眉。

    京寒川眯着眼,继续给鱼缸换水,这个话题……

    他不想参与。

    许鸢飞去甜品店之前,给几人准备了一些茶水糕点,说真的,这几个人凑到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简直就是老年唠嗑团……

    就在此时,傅沉放在手侧的手机震动两下,冒出一条信息,来自傅钦原:【爸,告诉你一个消息,请你务必稳住,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

    傅沉挑眉,他知道傅钦原、怀生在老宅吃饭,大哥一家肯定会为难他们,心底暗想,总不会让自己去捞人吧。

    下一条信息接踵而至。

    【傅渔怀孕了,恭喜你又升级了。】

    【我知道提亲的事,你不想面对六叔,现在你可能要先面对堂哥了,他现在一言不发,怪吓人的。】

    傅沉手指一抖,他捞上来的鱼“啪啪——”睡在地上,不停晃动尾巴,敲打着地面,溅了一地水花。

    京寒川急忙将鱼捡起来,“你手抖什么?”

    “傅三,你没事吧?”段林白轻笑。

    傅沉头疼得厉害,“有事,而且是大事。”他说着拿了手机就往外走,吩咐外面等候的十方赶紧开车去老宅。

    “怎么了?”段林白蹙眉,“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可能真的出事了,你跟去看看!”京寒川此时双手都是腥水,不便出去,段林白也没多想,就紧跟着过去了。

    **

    此时的傅家老宅内,经过长久的沉默。

    傅渔看了眼余漫兮,“妈,您真不是和我开玩笑的?”毕竟她自小没中过什么奖,运气也挺一般,没想到第一次中奖就来得这么大。

    “我会拿这件事开玩笑?”

    怀生此时早已下了床,消息突如而至,酒都醒了三分。

    “叔叔阿姨,这件事是我的错。”怀生没经历过这个,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先把责任揽了,“你们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负责的。”

    “图一时快活!”傅斯年手指略微收紧。

    从昨晚开始,到现在,时间不足2个小时,先是经历自己白菜被人拱了,还没缓过劲儿,突然就升级要做外公?

    他原本是个很克制冷静的人,此时喝了酒,就再也坐不住,直接冲过去,一手攥住怀生的衣领,练射箭的人,手臂力道可想而知,眉眼间的猩红之色,像是要把他直接掐死。

    “这群孩子中,就属你最乖,没想到却是个干大事的。”

    他手臂青筋暴起,傅钦原等人急忙上前拦住他。

    “斯年,你冷静点,事情都这样了,目前得商量个解决办法吧。”余漫兮急忙拽住他,傅斯年饶是怒上心头,也不会给妻子脸色,毕竟此时与她无关。

    傅钦原只能感慨傅斯年真的是个很克制的人,这种时候还收的住,要是换成段林白在,怀生都小死几百次了……

    “先让我揍他一顿再商量!”傅斯年冷哼着。

    “堂哥,先坐一下,喝点水!”傅钦原将傅渔之前端来的蜂蜜水送来孝敬了他。

    傅斯年哪儿有心思喝水,摆了下手,“你们两个现在是怎么想的,这孩子打算怎么办?”

    傅渔脑子是乱的,还是怀生先开了口,“我是想留下的,不过还得看她怎么决定。”毕竟怀孕生产这个过程,他无法感同身受,主动权还是在傅渔手里。

    “你刚才说要负责?如果真的留下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负责?”傅斯年看向他,“你刚开始工作,真的有时间精力照顾他们?”

    “我会协调的。”

    “你拿什么对他们一辈子负责?”

    “其实我有点存款,而且……”怀生顿了下,说了个让傅斯年再次憋屈怄火的话,“我已经订了房,最近打算去交钱签合同,本想给傅渔一个惊喜。”

    “我想和她一起生活,也一直在准备。”

    “买房?”傅渔是真不知情。

    “就在段叔叔新盖的楼盘,如果快的话,年前装修好,孩子出生的时候,我们就有属于自己的家了。”

    “等会儿……什么自己的家!”傅斯年觉得这个进展有点快,怎么都扯到装修了。

    傅渔还是比较感性的,知道他一直在努力,心底一软,浑身都暖烘烘的,原本还摇摆不定的心,瞬间就定了……

    居然开始有点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

    屋内动静有点大,此时已经惊动了楼下的傅仕南夫妇,两人上楼敲门,“怎么了?声音这么大?在吵架?”

    傅仕南眯着眼,打量着怀生,因为合衣躺下,衣服本就蹂出褶痕,此时衣领处纠葛一团,想也知道这是被人扯了,“有什么事下来说。”

    傅斯年心底憋闷啊,又喝了酒,下楼的时候,身子还趔趄了一下,也不知还是不是急火攻心,怀生想扶他的时候,他却一手抓住了后侧的傅钦原。

    怀生讪讪撤回手。

    傅斯年与傅钦原走在最后,“堂哥,其实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总要看开点。”

    “我想做一件事。”

    “嗯?”

    “我能把他直接踹下去吗?”傅斯年盯着怀生的后背,像是要把他后背烧出一个窟窿才甘心。

    “堂哥,说句认真的,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除了这个,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傅斯年已经够头疼了,他还毒舌。

    傅钦原抿了抿嘴,“那就只有一句话了……”

    “什么?”

    “恭喜!”

    “你小子——”傅斯年真想抬手给他一拳,方才心底郁结的一口气,被他搅和得又是一团乱,却好似又没那么憋闷了。

    傅钦原心底那叫一个无奈,怀生啊,你回头一定要请我喝酒,我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帮你开解堂哥,调解气氛啊。

    **

    到了客厅内,许是都不知怎么开口与长辈提及此事,气氛一时也是有些僵,直至外面传来车声,打破沉闷,傅沉与段林白到了。

    “老三,你怎么来了?”傅仕南略显诧异,低头喝着解酒茶。

    傅沉一看所有人都聚在客厅,气氛诡异,心知肯定在聊傅渔怀孕的事,他此时可不知道傅仕南还不知道,直接走过去说了句:

    “大哥,既然孩子都有了,就别太纠结,现在最主要的是商议一下,这孩子能不能要,拿出个对策才是紧要的?”

    客厅众人视线齐刷刷射过去,只有傅钦原垂头不语。

    “老三,你说什么?”傅仕南放下杯子。

    “爷爷,这件事……”傅渔刚要开口,就被他阻止了。

    “我要听他说,老三,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有孩子了?小渔?”傅仕南觉着,方才吃饭,自己就不该轻易放过某个小子。

    “爸,我们在楼上也是在说这件事,这次体检查出来的,其实也不是很确定,我准备明天带她再去好好查一下。”余漫兮解释。

    戴云青坐在一侧看向傅渔的肚子,她倒是分外高兴,“这要是有了,就得赶紧办事了,孩子多少天了?最好还是肚子没大之前把酒办了,然后安心养胎。”

    “你是不是想多了?”傅仕南蹙眉。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不想要这个孩子?还想让你孙女打胎?”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只是什么?我想的不是很正常的事,只要他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那就得忙起来。”

    傅仕南是说不过戴云青的,多年的夫妻生活告诉他:

    千万不要和女人吵架,无论赢了还是输了,只要她心情不好,你今晚就怕是连床都睡不了。

    “不过妈,这件事也不能急,还得慢慢来。”余漫兮笑着打了圆场,“什么都要从长计议。”

    段林白可不知内情,此时跟过来,又是一脸懵逼。

    我到底在哪儿?我来干嘛的!

    稍一抬头,猝不及防迎上傅斯年的眼睛,又是后颈一凉。

    他居然还敢来?

    段林白也是无奈啊,他以为傅家出了什么是大事,毕竟傅沉离开京家的时候,脸色很不好,要是知道是这种事,他压根不来凑这个热闹。

    我去,你女儿肚子大了,和我有毛关系啊,你盯着我看干嘛!

    老子又不欠你的。

    ------题外话------

    小三爷的一句恭喜真是扎心了。

    你这么皮,真的会被打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