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二51:对面住了大神,小三爷受挫?(3更)

    入秋的天,西阳沉下,风也染了凉意。

    车子到了收费站,傅欢才幽幽醒来,此时落日的余晖已经洒进了车窗,她身上披着傅钦原的西装外套,“到了吗?”

    “嗯,还有二十多分钟。”

    傅欢直了直身子,又靠着玩了一会儿手机,直至车子停在一个院子前才整理衣服准备下车。

    宋敬仁身上有点钱,和一个姓陈的老人一起买了个小院子。

    地点在郊区,当时挺便宜的,这些年房价飙升,光是投资这个小院子,他也赚了几十万,日子过得很滋润。

    两人都没什么亲人在身边,合住一起,也有个照应,要不然哪天出事,怕是都没人知道。

    院子门敞开,听着车声,宋敬仁已经走出屋子,笑得合不拢嘴。

    之前在狱中遭了罪,他后背直不起来,有些佝偻,精气神倒是很足。

    “外公。”傅欢先跳下了车。

    “来啦,一路很累吧。”他说着,也帮忙提了些东西进屋,四合院子,中间有两颗高耸的银杏,边上还种了许多盆栽,那都是隔壁陈爷爷的。

    “还好,不累!”傅欢笑道。

    傅钦原轻哂,你肯定不累,他负责开车,而某人则生生睡了几个小时。

    “陈爷爷不在家?”傅欢看着对面紧锁的门。

    “他孙子过来了,带他出去吃饭了,本来让我一起的,我这不要等你们过来吗?”

    “就是他夸上天的孙子?”傅欢咋舌,老人家就爱炫耀子女,宋敬仁这些年很低调,压根不提宋风晚亦或是傅沉。

    宋家的事,在云城,那都是二十多年的陈年旧事,哪儿还有人记得。

    现在对外面说一声,宋敬仁,云城怕是无人知晓了。

    所以对面只知道他与妻子离婚,女儿归前妻,所以来往不多,人家也不会拿这种私事一个劲儿问,所以一起生活这么久,对面也不知宋敬仁底细如何。

    这户人家生活在国外,也是前些年归国养老,对国内也不熟,这位陈爷爷老伴过世,自己在家摔倒,还是有人上门查液化气发现的,要不然……

    所以两人生活在一起,两家人都挺满意,做个伴,出事也能帮个忙。

    刚一起买房子的时候,宋敬仁就和他们说了自己有案底,对方子女犹豫了很久,总难免带些偏见。

    此时不提,以后若是对方知道,怕是更有想法。

    后来也是这家老爷子自己拍桌定了这件事,这么多年一起生活,也是相处融洽。

    ……

    “我就没见过有人那么夸自己孙子的。”傅欢就是不喜欢那位陈爷爷夸孙子的模样。

    “前些年有人想托我妈给堂哥女儿介绍对象,那夸得是天花乱坠,结果真人一脸青春痘,个子还不如我高。”

    “我估计他孙子也是这样。”

    可能还麻麻赖赖的。

    只是自家孙子,自带美颜滤镜,看什么都好而已。

    宋敬仁笑道,“我见过,小伙子不错,你们看那些,都是他送的。”他指着桌上的一些外牌子的营养品。

    “比我哥还好?”傅欢冷哼。

    “那自然还是钦原更好。”宋敬仁无奈,怎么还较真了,“把东西都放下吧,带你们出去吃东西。”

    “嗯。”

    两人中午就是在服务区随便对付了一顿,傅欢早就饿了。

    ……

    三人吃了饭,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对面陈爷爷还没回来,傅欢洗了澡率先回房,正在群里和段一诺斗嘴斗图。

    四合小院,每个房间都有窗户,可以看到外面,只是此时很晚,只有一点昏黄的灯,看不清进门的人具体长得什么模样。

    傅欢趴在床边看了两眼。

    个子好像挺高。

    “……这肯定是老宋家的外孙来了。”陈爷爷声音沧桑,染着笑意,显然心情极好。

    傅钦原此时去外面超市买了点蚊香液,这边蚊虫还非常多,回去的路上,就看到门口又停了辆车。

    越野车,车身比他的高出许多,车子价值不菲,保养得不错,还改装过,牛逼哄哄的,紧挨着他的。

    他这车子在他旁边,显得……

    有些娇小秀气!

    陈爷爷这孙子,怕是个挺张扬的人。

    他回屋将蚊香液递给傅欢后,就跟着宋敬仁去对屋坐了会儿。

    “你还得换衣服,就别去了,明早去打个招呼就行。”傅钦原看傅欢都已经穿了睡衣,对面还有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总觉得自家妹妹会被人占了便宜去。

    “那你们去吧,回来和我说说,对面到底住了个什么人!是不是四海八荒第一美男子。”

    傅欢正和段一诺聊得起劲儿,也不大想出去。

    而且此时蚊子实在太多。

    傅钦原笑得无奈,提着礼物就随宋敬仁去了隔壁。

    ……

    傅欢隐约还能对面大笑的声音,可是送个礼物而已,耽误的时间也太长了,她连两集电视剧都追完了。

    十点多,傅钦原和宋敬仁才回来,傅欢立刻跳下床,趿拉着拖鞋跑出去。

    “怎么样?那个人是不是长得挺……”傅欢一脸亢奋。

    “我去洗个澡。”傅钦原脸色不大好。

    “怎么了?”傅欢看着自家大哥面色黧黑,有些发懵。

    她在屋内,就听得对面笑声不断,气氛应该挺好的啊,怎么黑沉着脸。

    待傅钦原走后,她才压着声音询问宋敬仁,“外公,我哥怎么了?”

    “你哥他啊,和人比赛输了,觉得没面子吧。”

    “嗯?”

    傅欢傻了,他哥会输?

    “和人家下围棋来着,比了三局,都……”宋敬仁咳嗽着,也是压着声音,这种小院子没什么隔音,嗓门大些,对面都能听到,“陈家那小子也是心气傲,不知道放点水,你哥输得有点惨。”

    “围棋?”傅欢蹙眉,“我哥不擅长这个吧。”

    会玩,也就是娱乐消遣的水平。

    “对面那个是职业选手,怎么比?”

    傅欢憋着笑,“这样啊。”

    她都能想见自家大哥当时脸色多难看,实在憋不住,哈哈笑出声。

    他哥也有今天?

    傅钦原在洗手间都能听到某人放肆的笑声,这丫头怕是欠揍。

    主要是一开始就说是玩两局,结果他上来就问:“你知道围棋规则吗?”

    傅钦原是不大会玩这个,毕竟他可没小说里所谓的金手指,什么都会,他象棋水平不错,围棋一般。

    他当时也不知对面这人什么水平,玩乐心态。

    结果就是……

    输得惨烈。

    他赢了之后还评价了两句,“实在抱歉,我认为对对手最大的尊重就是拼尽全力。”

    “你虽然基础弱,不过三局下来,是我见过进步最快的人,每一局都有进步,你下棋不是随意的,每步都有自己的想办法。”

    傅钦原听到这话心底就不乐意了。

    难不成他以为自己是无脑下棋?

    可他有紧接着说了句:“能和我下成这样,很不错。”

    傅欢听到宋敬仁的转述,已经快笑疯了,他哥被人怼了?

    终于被人损了。

    让他嘚瑟,这叫什么……风水轮流转啊。

    踢到铁板了吧。

    “我以前只知道他会下围棋,你陈爷爷说他多厉害,我以为是吹嘘的,今天才知道,人家是职业的,很厉害!”宋敬仁也是不停夸赞。

    “以己之短攻人之长,怎么可能赢啊。”

    “其实输了也没什么?不丢人。”宋敬仁笑道。

    傅欢不停点头,要是职业选手,输了的确不丢人,只是他哥心高气傲啊,肯定恨死对面那个人了。

    ……

    而某人放肆爽朗的笑声,也传到了对屋。

    那人正伸手将棋子依次收入棋罐内,忽然听到对面笑声,在寂静的院子里,直往人耳朵里面钻。

    “那是你宋爷爷的外孙女,长得可漂亮了。”陈爷爷笑道,“小嘴儿也甜,高中生,成绩特别好,白白净净的……”

    他咳嗽着,他爷爷喜欢夸人,这一开口,怕是停不下来了,他顿时有些头疼。

    这世上,就没一个小姑娘在他眼里是不好看的。

    大众脸都能被他吹得好似天女下凡。

    “方才你真是,你好歹给人家留点面子啊,三局,你让他赢一局不行啊?弄得真不好看。”

    “爷爷……”他忽然正色道。

    “怎么了?这么严肃?”

    “下棋识人,棋品可以反映人品,那个人不简单,宋爷爷怎么会有心思这么深的外孙?”下棋布局,高手过招,自然是看谋略。

    他经过专业训练,自然知道如何谋划,或者如何藏着自己的实力,傅钦原只是略知皮毛,完全是野路子,自然是随性而为。

    这时候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他行事风格,以及心思谋略。

    绝对是个狠角色。

    尤其是最后一局,他表面看似平静,其实下的每一步棋,都透着杀机。

    陈爷爷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

    “你宋爷爷这外孙人很好,每次过来,给我带不少东西,人家挺阳光的,你这些下棋的,喜欢和别人耍心眼的,你的心里才脏,好意思说别人”

    “赢了人家几盘棋,还背后说人坏话,人家钦原可不如你这么小肚鸡肠。”

    “人长得俊,又会赚钱,现在还找了个女朋友,又孝顺老人,年轻有为,哪儿有你这么多心眼啊……”

    那人低头继续收拾棋子,与他争执毫无益处。

    此时对面又传来某个少女略显爽朗的笑声,被傅钦原低声说了下,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

    压着声音,声线很软,带着点撒娇的味道。

    “哥——我不敢了,真的!”

    他偏头冲窗户看向对屋,灯火通明,只能瞧见两个虚晃的人影。

    欺负妹妹?

    多没品啊!

    其实傅钦原只是威胁她,若是再笑,就丢她出去喂蚊子,纯属兄妹斗嘴。

    傅欢算是乐疯了,一回屋,就把这件事广而告之。

    结果就是……

    【您已被群主禁言2个小时。】

    傅钦原:【踢群警告。】

    傅欢:不就是输了几次嘛,人家是职业选手,也不丢人啊。

    他哥可能以为别人是青铜吧,和他随便玩两把,结果人家是王者,踢到铁板了,笑死。

    *

    傅钦原此时正和京星遥打电话。

    “……听说你今天下棋输了?”她也是同样憋着笑。

    傅欢在群内发消息的时候,傅钦原已经第一时间撤回并且禁言警告,没想到还是传出去了。

    “其实也没什么,那人是专业的,如果是别的,肯定赢不了你。”

    “我知道。”他心底清楚,那人自小学这个,这是人家的职业,你只是娱乐消遣,怎么可能赢得了,就是心里不大舒服而已。

    “你外公怎么样?挺好?”京星遥岔开话题。

    “他挺好的……”

    傅钦原极少输给被人,如果是傅沉,京寒川他们就罢了,偏生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小鬼。

    迟早有一天……

    他非得折了他那一身的傲骨!

    ------题外话------

    三更结束……

    我最近真是有点背,感冒还没好,姨妈又来了,啊啊啊——

    **

    这个月就算是要结束啦~

    还有票票的美人儿别忘了清一下月票哈,么么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