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0 陷害却坑了自己,浪浪发火(3更)

    此时今晚来参加活动的人都已入座,大家都在交头接耳讨论着今晚的拍品。

    小助理有点急,“这贺小姐太强势了,我们又不敢对她动粗,要不小老板,您去后面处理一下吧。”

    “贺奚?”段林白环顾四周,瞄到了贺诗情与贺老太太。

    “嗯。”

    “她要放什么视频?”

    “不清楚啊,而且……”小助理压低声音,“她半边脸都是肿的,还让我们给她找冰袋,像是被人打了。”

    “啊……”段林白瞥了眼正与宋风晚热切交流的余漫兮,八成是她们之间出问题了。

    余漫兮有什么黑料?

    这贺奚在圈子里出名的骄横,故意找人麻烦,怕也没少做。

    “先答应她,查一下视频内容告诉我。”段林白吩咐。

    助理立刻点头去办。

    段林白瞧着贺奚挺着腰杆回来,嘴角挂着志在必得的笑,此刻拍卖会也即将开始,台下光线暗淡,看不清贺奚的脸。

    “你去哪儿了?这么久才回来?”贺诗情狐疑,盯着她的脸,微微蹙眉,“小奚,你这脸……”

    “暖气太足了,有点热,去透口气而已。”贺奚伸手揉了下被打脸,此时碰上还隐隐作痛。

    她下手也太狠了点。

    待会儿就让你哭不出来!

    **

    不多时,助理跑回来,附在段林白耳边,说了几句话……

    “什么鬼?”段林白错愕。

    “就是关于余小姐……”小助理看了视频也是懵的,“我已经让人拦下了。”

    “播吧。”

    助理诧异得啊了声。

    “啊什么?去做事啊。”段林白素来都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

    “还播?贺家和傅大少还在呢?”这不是成心要把事情搞大嘛。

    “那又怎么了?”

    “你们不是朋友吗?”

    “啊?对啊。”段林白点头,“赶紧去滚去工作,别那么多废话,对了,再帮我件事……”

    助理没办法,只能认命的回到后台,让工作人员安排播放那段视频,等他回来与段林白回复,还是不可思议。

    他家小老板不是成心搞事嘛!

    “你说有人要作妖找死,我能拦着她嘛!”段林白偏头看他,“再者说,如果不播出来,都对不起她的一片良苦用心。”

    “而且不这么做……”

    “我们怎么能把她按在地上摩擦呢,你说是吧。”

    助理垂头不语,敢情您是真的想搞事啊。

    “那这件事对余小姐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能有什么,她都把人给打了,心里素质强大着呢?”

    “您是说贺小姐的脸是余小姐打的?”其实小助理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贺奚会针对余漫兮,莫名其妙啊,“她为什么……”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段林白怒瞪着他,“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小助理垂头不语,这事情结束,您拍拍屁股走了,我们得给你擦屁股啊。

    而此时傅沉与京寒川借着暗光坐到了最后一排的空位上。

    **

    随着拍卖会的开始,主持人说了一段略显冗长官方的开场白。

    “……此次拍卖会所得所有款项将会用于山区基础设施建设与希望小学,去年我们第一次办晚会,全部款项都已经落实下去,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一年过去,他们那里都发生了什么变化。”

    主持人退到一侧,他后方的硕大显示屏幕瞬间亮起来。

    宋风晚原本正在和傅沉发信息,忽然被一声激烈的巴掌声吓得手一抖。

    恍然抬头,就瞧着屏幕里一个纤瘦女孩跪在地上,伸着手……

    她还没回过神,站在女孩面前的女人,拿起鸡毛掸子冲着她的手又是狠狠一下。

    镜头紧跟着一抖,这个角度应该是偷拍的。

    整个拍卖会场湮没无闻,直至有人说了一句,“这不是贺家嘛!”

    众人晃过神,才注意到,画面中,贺家老太太,贺茂贞,贺夫人邹莉,甚至贺诗情都在画面内,贺诗情看着才十二三岁,与现在相比,变化不大。

    而客厅跪着的女孩一直垂着头,头发凌乱,遮着脸,看不清模样。

    “……我再问你一遍,你偷东西没?”手持鸡毛掸子的人正是贺老太太。

    “我没有!”女孩声音孱弱发颤。

    “你没偷,东西怎么在你那儿!”

    “好的不学,当贼?”

    “给你找了那么多老师,一个个都被你气跑了,你还想干嘛?”

    “奶奶……”坐在一侧的贺诗情跑过去,拉住了她,“您别打姐姐了,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偷我的东西,带她出去见人,她还敢动口咬人!”她说着抬起鸡毛掸子尾部,冲着她的手就是狠狠抽打,“简直把我们贺家的脸都丢光了。”

    “人家好心带她玩,她都做了什么?”

    “大字不识一个,真是上不了台面!”

    “贺诗蔓,你老实交代,东西是不是你拿的!只要你肯认错,我就饶你这一次……”

    “不是我。”女孩浑身都在发抖。

    “东西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你还不承认,我本来以为好好调教一下,不成才也能成人,你这是品性有问题!”

    接下来,几乎都是贺老太太在打那女孩,直至她被打到趴在地上,也无人去阻拦,整个过程,只有抽打与女孩的闷哼声,全程没听到一点哭腔。

    有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视频是很多年前的,画面并不是很清晰,那女孩又黑又瘦,一直都垂着脑袋,看得不是很清晰。

    这过程看得所有人极不舒服,与其说是在惩戒孩子,倒更像是一种单方面的凌虐。

    贺老太太打得手酸,而那个女孩也终于反抗,跳起来就把老太太给推倒了,“我都说了,不是我偷的!”

    视频中女孩脸也变得清晰起来,最让人触目惊心的还是她双唇咬得都是血珠。

    贺家客厅顿时一片混乱。

    “混账东西,你干什么!”贺茂贞冲过去,冲着她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那巴掌力道极重,将她直接扇倒在地。

    “你们都愣着干嘛,给我把她关到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给她喝一口水,吃一口饭!”

    “简直反了……”贺老太太那下子摔得不轻,“这丫头真的是祸害,扫把星啊,赶紧把她送走,送走!”

    “国内是留不得了,外面风声太紧,我打算送她出国……”

    ……

    视频结束后,全场静默。

    因为现场有些眼尖的人,已经认出那上面被打的女孩就是余漫兮,因为那双明亮妩媚的桃花眼,灼灼慑人。

    “是余漫兮吧?视频里贺老太太叫她贺诗蔓?”

    “应该是的,你忘了十几年前,贺茂贞生二胎的事情败露,直接被双开了嘛,听说把那孩子接回去了,后面就……”

    “小余主持要是贺家人,为什么她不说,贺家也没认啊?”

    “贺家这么多年就没承认过她,可能早就断绝关系了吧。”

    “偷拿东西也不用往死里打吧,那么狠。”

    ……

    余漫兮没想到当年的事还存有视频,此刻双手攥紧,浑身觳觫。

    傅斯年握住她的手,一言未发。

    倒是傅沉与京寒川对视一眼,这东西,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他们能查到的信息是余漫兮与人发生争执,贺家为了让她避祸,才把她送出国,只是没想到出国前,还被打成这样。

    真是丧心病狂了。

    台下的贺家人同样一脸懵逼,这是家丑啊,而且当时视频里出现了很多人,唯一没入镜,且有可能录下视频的只有……

    贺奚!

    贺老太太猛地扭头,怒瞪贺奚,“你干的?”

    “奶奶,我……”

    视频就是贺奚拍的,一直保存着,直到余漫兮再度出现,她才将视频翻找出来,既然她不给自己脸,那她也要毁了她。

    遗弃子,偷盗不问自取,品行不端,推搡顶撞长辈,又被逐出家门……

    黑料一大堆。

    在场这么多人,贺老太太也不好当场发作,气得脸都白了。

    其实贺家已经在想办法认余漫兮回去,这段视频播出来,更是给本就紧张得关系蒙上一层阴影。

    就在此时,段林白抬手示意助理,又放了另外一段视频。

    视频里出现的赫然就是贺奚在后台的画面。

    “……我让你放一段视频怎么了?又不影响你们正常工作,我和你们段公子都是认识的,我们是朋友,让你做这点小事都不肯?”

    “我跟你说,今天这段视频,你要是不播,我让你在京城混不下去!”

    “贺小姐,您这是为难我们啊?”工作人员也一脸无奈,“要不您和我们小老板说一声,只要他开口,我们肯定帮你!”

    “难不成你们觉得我是故意捣乱?”

    ……

    这段视频并不长,但也直接说明了,刚才那段视频的始作俑者就是贺奚。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整个会场的灯被打开,段林白已经跳上台,举着话筒看向贺奚。

    “贺小姐,我与你何时成为朋友的,强迫我的员工帮你做事,甚至连人身威胁都用上了,你是把我当死人,还是完全没把我们段家放在眼里。”

    贺奚没想到段林白这么狠。

    帮她放了视频,紧接着就给她来了招釜底抽薪,把她身份都揭穿了!

    狠狠一记掌掴,打得她措手不及。

    此刻所有人的焦点视线全部集中在贺奚身上。

    “余小姐怎么说都是你的堂姐吧,你对她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把这种东西公之于众,况且……”

    “而且还是在我的地盘上,你明知道我与傅斯年的关系,你这么欺负他的女朋友,这不知道人,还以为是我纵容了?”

    “你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谁特么给你的胆子!”

    段林白素来张狂无度,可不会理会她是谁。

    况且那段视频,看得他心底窝火,助理只说是关于余漫兮被打的,却没说画面如此惨烈。

    “段公子,我……”贺奚本想借着这段视频,让余漫兮难堪,可是此刻在场的然讨论最多的却不是她品行不端,而是贺家太过分。

    甚至已经开始攻击她,事情分明不该是这样的啊。

    “你什么你啊,当年你才多大啊,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包藏祸心,真是够歹毒的。”段林白继续添油加醋。

    “当年是她偷东西,是……”贺奚张嘴解释,却不曾想,坐在她身边的贺老太太猝然起身,一巴掌甩过去。

    “败家东西,什么东西你都敢往外放!”

    她这哪里是想让余漫兮丢脸,这是将整个贺家的脸按在地上让人踩啊。

    京寒川冷笑着,“这贺奚真是被养废了,蠢钝如猪。”

    “她是想借着视频扳倒余漫兮吧,可是整段视频下来,大家只看到贺家是如何虐待她的,是真的蠢。”傅沉轻哂看向远处的傅斯年。

    他此刻怕是想冲过去,踹死这家人吧。

    ------题外话------

    浪浪釜底抽薪也是玩得漂亮……

    根本不给她一点准备的时间啊,就直接把她揪出来了。

    段哥哥:端上板凳,跟着我,有戏看。

    众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