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51 乔舅舅:小子,张狂太久(32更)

    宋风晚放寒假后的第四天,是傅沉与严家商议去提亲的日子,不过按照规矩,要提前一天过去,然后隔天上午再去严家拜访。

    提前两天,怀生放假,时间也是算好的,傅沉送他回庙里时,仍旧是求了个签。

    普度大师还思量着,傅沉怎么没找自己解签。

    “三爷已经走了?”

    “将怀生送来,抽了签,瞧您还在给人解签,就说家里事忙,先走了。”

    “这么急?”普度大师笑了下,“他抽了那根签。”

    “好像是71号。”

    普度大师眯着眼,那不就是:

    下下签。

    傅沉结婚,是给他送了请柬喜帖的,他的结婚流程,普度大师一清二楚,这怕是要去提亲了啊。

    其实提亲的日子,不是他算的日子,这些都是两家根据时间商量着来的,那天怕是不宜出门吧。

    他抬头看了眼雾蒙的天……

    看样子是要下大雪了啊。

    **

    提亲前一天,几人在傅家老宅吃了中饭,坐飞机启程去南江。

    山高路长,礼物不方便携带,傅家准备的都是一些小东西,稀罕值钱却便携的,但还是叮嘱傅仲礼到当地,还是要买一点礼物带去。

    “仲礼,你弟弟的幸福,可就系在你身上了,你可得上心啊,我就把你弟弟和弟妹交给你了。”傅老拍着傅仲礼的肩膀。

    “这若不是我和你妈年纪大了,这光荣的事情也轮不到你啊。”

    傅仲礼听得这话,只觉得父亲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有本事这个光荣的任务您去啊。

    “你这次过去,就算是有所牺牲,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傅沉小,你这个做哥哥的,多担待,多照顾他一点。”

    老爷子说得理所当然。

    傅仲礼只能努力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这都结过婚,马上要有孩子的人了,还小?

    再者说了,这件事本来和他没半分关系,他和乔家的关系,本就有点微妙,这次过去,他都没脸去见乔望北。

    最主要的是,其实提亲这件事,他们压根就没傅仲礼打招呼。

    他当时人在云城出差,回来之后,才知道,家庭内部投票,一致通过,让他代表傅家去提亲。

    傅仲礼就纳闷了:“内部投票,谁投的,我怎么不知道?”

    他一直以为,傅沉提亲的事,父母早有安排,哪里知道会莫名其妙把自己给推了出去。

    老爷子就掰着手指头数了,“小辈没参加,你弟弟也没参加,你妹妹、妹夫,你哥和嫂子,还我们老两口,包括你媳妇儿……大家都同意你去,你这一票,也就无所谓了。”

    傅仲礼:……

    你们都这么决定了,他还能说什么?

    而且这里面,为什么会有自己妻子的一票?

    后来他问孙琼华,她也直接回答了:“其实我也不想投你的,不过当时的情况下,我的一票已经左右不了大局了。”

    老爷子还说什么:“代表傅家向人家提亲,你一言一行代表就是咱们家,这事儿啊……”

    “光荣!”

    傅仲礼无奈,就怕事情没办成,他真的就“光荣”了。

    三人辞别二老,千江、十方也跟着一起去,随行还带了不少礼物,也算浩浩荡荡出发去了南江。

    **

    南江

    由于地势偏南,四季如春,天黑得较迟,傅沉一行人抵达的时候,落日西沉,开车来接他们的是严少臣。

    “二爷、三爷,上车吧。”他帮忙拿行李,招呼几人上车,“南江还是有点热的,是不是不太适应,我先送你们回酒店。”

    “好。”傅仲礼刚出机场,热气扑面袭来,后背就敷了层热汗。

    他们要回酒店洗个澡,换身衣服,严少臣和宋风晚回去,他与傅沉今天不到严家,晚上还得出门置办一点东西,隔天一早再去拜访。

    宋风晚回家后,严老太太倒是很激动的拉着她说了好久的话。

    这目光落在她肚子上,还说以后严迟就有个玩伴了。

    就是离得远,要是住的近些才好,又给她炖了不少汤,宋风晚是有点馋,却不敢多喝,生怕婚礼的时候上镜不好看。

    “这次是傅仲礼来了?”乔望北比以前还清瘦了些。

    据说是因为上回与汤望津坐飞机出国,在国外遭了罪,回来后,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本来就是个精瘦骨感的人,此时更是有点皮贴肉的感觉,眉眼越发锐利。

    “嗯,二哥过来。”

    “哼——”乔望北冷哼着,他居然也有脸来。

    上回骗他去京城,结果扑面砸来的就是宋风晚怀孕的消息,把他吓得不轻,那一路回京,傅仲礼可是把这件事瞒得滴水不漏。

    “话说,傅沉这小子也张狂太久了,这次提亲,怎么说也得让他吃点苦头,给他一点厉害尝尝。”

    仔细想来,傅沉与宋风晚在一起,真的是他谋来的,攻身攻心,还把两家人都给带进了坑里,半点不含糊。

    “我觉得有必要。”严望川附议。

    “你觉得我们该怎么搞他?”

    “你有什么好的提议?”

    ……

    宋风晚坐在边上,低头吃着椰子糕,当着她的面,说要搞她老公,真的好吗?

    此时的傅沉还在商场选购明天拜访的礼物,根本不知道严家这两个人在密谋什么。

    宋风晚刚回来,小严先森黏她,洗了澡,就跳到了宋风晚床上,她当时正在和视频。

    “小迟来了,和你姐夫打个招呼。”宋风晚将镜头对准小严先森。

    “姐夫好。”

    小严先森素来热情,咧嘴冲他一笑,灿烂得很。

    傅沉笑着,“今晚又来和你姐姐睡?”

    “姐夫,你怎么没来?”小严先森记忆力,他和宋风晚几乎是形影不离的。

    “想我了?”

    “想啊。”小严先森其实是想傅沉过来,肯定会给他带礼物罢了。

    “你明天过来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姐夫,你什么时候过来。”小严先森忽然莫名兴奋起来。

    “这么想见我?”傅沉觉着这小子今天格外热情。

    许是最近心情不错,他看小严先森也觉得分外可爱,不过这种可爱也就持续了这么几秒钟,因为他接着说道:

    “爸爸和舅舅,正磨刀在等你!”

    “磨刀?”傅沉眯着眼。

    “对啊,现在还在院子外说话。”

    ……

    宋风晚干咳着,“小迟,你该去喝牛奶睡觉了。”

    其实乔望北磨刀和对付傅沉没直接关系,那是严望川送他的礼物,还没开刃。

    “我还想和姐夫说话,你把手机给我,你去喝酒睡觉!”

    “小孩子玩什么手机?”

    “我有分寸的。”

    宋风晚此时听到这两个字也是有点头疼。

    这和严望川好的不学,这固执得倔脾气倒是学得很像。

    傅沉接视频的时候,傅仲礼就坐在他对面办公,听到这话,手指一颤,把文件上一串数字都给搞错了。

    傅沉挂断视频后,傅仲礼也合上了电脑。

    “我这次过来的时候,可没告诉我,提亲还有生命危险的。”

    “就是吓唬人罢了,也不可能真的和你动手。”傅沉笑道,“不过明天去严家,什么事都得依仗二哥做主了。”

    傅仲礼当真是被他这话给气笑了,从小就是个主意非常大的人,现在想着让他当家做主了?

    **

    隔天一早

    宋风晚起得早,简单洗漱一下,没化妆,却特意换了条漂亮的裙子,下楼的时候,发现严望川和乔望北都不在。

    “严叔和舅舅呢?”

    “出去锻炼身体了,一大早出去还没回来。”

    “这都快八点了,锻炼这么久?”

    “说是活动开了,待会儿好招呼傅沉。”严老太太笑着逗弄着孙子,随口说道。

    宋风晚悻悻笑着。

    三哥,你还是自求多福。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了啊,也是十多万字啦,我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咱们继续有加更哈,还是老时间,十点开始更新,大家记得准点来追文~

    还有票票的,别忘了支持月初哈。

    潇湘页面还有红包的,大家记得领取呀,留言活动也还在继续中,踊跃参加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