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03 风雨欲来,小严先森的奇葩礼物(2更)

    傅家老宅的院子里

    老爷子半蹲着,手指沧桑,拿着铁墙钢丝,固定着篱笆,神色极为淡漠。

    日后的风雨可想而知,他的神色却半点未变。

    “爸,你说这股风会吹到我们家吗?”傅沉不了解许如海这个人,能调查到的信息,也极其有限,揣摸不透。

    “京城如果要乱,谁能安生?”

    傅老手指缠绕着钢丝,没正面回答傅沉的问题。

    傅沉在老宅又待了一会儿,很快离开,回程的途中意外接到了傅妧的电话。

    许老出事,金陵那边都有震动?

    果不其然,傅妧开口第一句就是:“许家老爷子怎么样了?”

    “你也收到风声了?”

    “许如海想回京,金陵这边圈子里都传遍了,他这是想干什么,回去夺权?想把许家搅和得天翻地覆,还是搅和整个京圈?”

    傅妧说话尖锐犀利,可不会拐弯抹角。

    “你是这么想的?”傅沉戴着蓝牙耳机,手指轻轻叩着方向盘,虽然在开车,脑子里也是千头万绪。

    “许如海是个很有野心的人。”

    傅妧在金陵这么久,圈子里的那几号人自然看得透彻,况且她认识许如海时间也很长。

    “怎么说?”

    “我和他早些年在京城就认识了,手段很强势,其实和许老很像,只是时代不同,他的一套不适合当今社会,估计许老也是看透了,才没把许家交付给他。”

    毕竟父辈认识,傅妧与许家兄弟也是认识多年,脾性都很熟悉。

    “他到金陵后,沉寂了两年,后来大刀阔斧,迅速站稳了脚跟。”

    “谁不想往京圈靠拢,尤其是对一个有野心的人来说,肯定更想登高位。”

    傅沉眯着眼思量着,“你觉得他是个做事会不择手段的人吗?”

    “他应该信奉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傅妧笑道。

    傅沉应声,“那许舜钦这个人,你了解吗?”

    “那孩子还不错,当初你姐夫家这边,还有人准备给他介绍对象来着,只是没看对眼。”傅妧笑道,“许老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在急诊室,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好。”

    许如海真的想把公司迁到京城,这对两个地方都有影响,自然各方都在注意。

    “老三……”要挂断电话之前,傅妧还是提醒了一句。

    “还有事?”

    “许家人有一部分人行事作风还是比较彪悍的,和你无关的事,尽量别掺和。”

    傅妧提醒。

    此时京寒川与许鸢飞已是夫妻,就傅沉与他的关系,很容易会被勾连进去,傅妧只是不想他陷得太深。

    毕竟能与京家并驾齐驱的家族,自然也是狠角色的。

    “我知道。”傅沉笑着答应。

    “我和你说认真的,你别敷衍我,晚晚现在有身孕,你给我安分点。”傅妧提高音量。

    “你还不放心我吗?我有分寸的。”傅沉笑着挂断电话。

    另一侧的傅妧却盯着电话,有些愣神。

    分寸?

    他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

    “许老那边情况不乐观?”沈侗文坐在一侧,全程听完姐弟二人的对话。

    “嗯。”傅妧斜靠在沙发上,神情有些凝重。

    “担心傅沉?怕他卷进去?”

    “就莫名有些担心。”

    京圈就这么大,许如海如果真的想进去,无论是哪一块,都避不开傅家。

    在往深了说,许正风与许如海真的要开始分崩许家,京家逃不开要卷进去,要站队,到时候傅沉势必会站在京寒川那边的,许多事细想下来,怎么都避不开。

    “就傅沉那性子,加上父亲和二哥在,他还能吃亏?”沈侗文搂着自己夫人。

    “这许如海要是真想回京,挤出一片天,哪儿那么容易,蛋糕就那么大,就好比他想在商圈立足,那段家人平素虽好说话,但触及到自家利益,你看会怎么做。”

    “能在京圈立足的,谁家没点本事,这几家抱团了,结果如何,还未知,况且……”

    “傅沉和京寒川这两个小子,自小就不是吃素的主,得亏斯年安分,不会跟着他们胡闹。”

    傅妧听到这话,忽然乐了,“你以为傅斯年那小子很安分?”

    “我跟你说,这但凡出事了,这几个混小子铁定是要抱团的。”

    “自小就搞什么小团体,斯年是现在低调,只要出事,你看他会不会跳出来!”

    傅妧算是把这几个人看得透透的。

    小时候几人也曾有过逞凶斗狠的年纪,不过基本都是帮段林白打架出气,傅斯年在他们几个人中,年纪最大,而且不是一个年级的,基本不参与……

    但若是知道了,某次也出手,把人打得鼻青脸肿。

    当时叫了家长去学校,傅仕南当时在外地任职,是傅妧去处理的,傅斯年也低头道歉了。

    他道歉是下手重了,却并不觉得自己打人有错,理由是:

    【他们动手在先,打了我的朋友。】

    最后双方都没达成一个满意的结论,也是不欢而散。

    他们出心交往的,就圈子里这几个人,抱团太正常,只是不知这件事,日后到底会如何发展了……

    **

    傅沉到了云锦首府之后,与宋风晚说了一下许家的情况,少不得感慨一下。

    “六爷应该快到京城了。”宋风晚看了眼腕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严叔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去机场,估计快到了。”

    其实昨天夜里京寒川与许鸢飞就想回来的,只是京城雷暴,所有飞机航线都停了,根本回不来。

    “小迟也来了?夜里赶飞机,他受得住?”

    “严叔说他可兴奋了,估计白天睡多了。”宋风晚提起弟弟,也是一脸无奈。

    因为京寒川他们要赶时间,严望川想着,他们回头自己坐飞机过去,就不与他们同行了。

    原本是因为京寒川私人飞机,方便些,人家有事,严望川自然不愿麻烦他们,只是没想到某个小家伙三点多就起来把自己小书包给塞满了……

    严望川打开一看,塞了一包玩具。

    这小子是以为出去旅游的吗?

    严望川要扣了玩具,某人非不乐意,拼死护着,差点把自己平时玩沙子的铲子都给抗走,还是严望川怒斥之后,某人才作罢。

    去机场的路上,小家伙双手抱胸,气哼哼的。

    严望川不大哄孩子,然后父子两人面面相觑,愣是无人说话。

    京寒川与许鸢飞也没时间调停,导致父子二人到了京城,还一直冷战。

    傅沉知道他们要过来,也没闲着,去机场接了人,京寒川他们带着范老直奔医院,几人碰面,也没说上几句话。

    “姐夫!”小严先森搂着傅沉脖子,就开始细数严望川的恶行。

    显然是想傅沉帮他做主的。

    “找他没用,你以为他还敢骑到我头上,给你撑腰?”严望川冷哼着。

    小严先森冷哼:“你是魔鬼嘛!”

    严望川怒瞪着他,某个小家伙显然已经习惯了,冷哼着,“你敢打我,我就找妈妈告状。”

    某人手指动了动,终是松开,放了下去。

    手痒,想揍他!

    *

    当他们到云锦首府的时候,没想到傅斯年一家来了,无非也是来询问许家近况的,医院乱糟糟的,他们过去也添乱,许家人完全顾不上他们。

    几个大人在一处说话,就让小严先森陪着傅渔。

    傅渔此时坐在婴儿车里,天冷,还戴着粉色的小帽子,眼睛黑亮,睫毛细长,忽闪忽闪,分外可爱。

    余漫兮虽然在和大家说话,视线却始终落在女儿身上。

    “妹妹,看这个!”小严先森忽然从自己蜘蛛侠的书包里,翻出一个玩具。

    这辈分问题,一时难以纠正,大家想等孩子大些再解释,所以就由着小严先森喊了……

    他本来也是个小孩子,看他在逗人,也有几分逗趣,大家视线集中过去的时候。

    就看到他忽然把自己书包撂了个底朝天,将所有玩具一股脑儿的都倒了出来……

    “这都是给你带的!我本来想把我最爱的铲子送给你的,爸爸不让。”

    傅斯年蹙着眉:这小子在干吗?

    送铲子?

    是准备让我一铲子拍死他?

    ------题外话------

    文中所有小辈cp都没定,我还没想那么远的事情,哈哈,我现在只想把挖的坑都填好了,大家不要急着站cp啊【捂脸】

    年年:铲子呢?你下次带来我看看。

    小严先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