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48 六爷诱惑:我们去领证,好不好?

    “应该是去拜访许家。”

    傅沉这话说完,段林白转动着手中的笔,偏头看他,“许家最近不是挺忙的,还有空招呼他?难不成是昨晚一起打了一架,产生感情了?”

    此时会议室灯光黯淡,将傅沉的脸衬得晦暗不明。

    事情到底如何,谁知道呢?

    *

    而现在的川北

    京寒川已经收拾妥帖,准备出发去许家。

    “……许家人多,一定要注意点,千万不能给他们摆脸色什么的,有礼貌点。”盛爱颐帮他准备好了礼品,还不忘反复叮嘱他注意事项。

    生怕有所疏漏,完全将他当三岁孩子。

    “我知道。”京寒川点头。

    “他都这么大的人了,做事有分寸的,不需要这么反复说。”某大佬喝着茶,正佯装给鱼投食。

    “差点忘了,我之前给许老买了点补品。”盛爱颐说着又往楼上跑。

    某大佬连声摇头。

    “爸,你当初是怎么去拜访外公家的?”京寒川细问。

    某大佬咳嗽两声,“这个你学不来。”

    他当年正式拜会盛家人,也是不少亲戚在,多是来给盛家加油助威的,不过他到了屋里,不待他开口,盛家人就自动自觉地开始依次问好……

    好像他才是主人家。

    和许家情况不同,不可同日而语。

    “你带个包做什么?”某大佬盯着京寒川,“装了什么?”

    “户口本。”他直言不讳。

    某大佬顺了下唇角的小胡子,继续捏着鱼食往鱼缸里投喂,“怎么着,还想直接来个闪婚啊。”

    “可以吗?”

    “只要你有能耐把人姑娘拐上户口本,我有什么不可以的,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只要你俩不后悔。”

    某大佬对这种事素来都秉持开放态度,人生是他们自己的,自己做的选择别后悔就行。

    “爸,您说真的?”京寒川又追问了一次。

    “你小子话真多,烦人得很!”

    “那领证后,结婚的话……”

    “你要真能把人姑娘拐回来,我就去许家提亲啊,还能干吗?”某大佬说得轻松。

    京寒川勾着唇角没作声。

    此时盛爱颐已经下来了,将所有拜访礼品帮他准备好,才送他出门,回来的时候,有些担忧的看向自己丈夫:“许爷不会为难寒川吧?”

    “不会的。”某大佬说得非常笃定。

    “这可不好说,这许爷碰到他闺女的事,可没什么好脾气。”盛爱颐耸肩。

    某大佬却笑得笃定。

    “对了,刚才你俩说什么提亲?”

    “寒川说要和小许闪婚,我说看他本事,成功,我就帮你去商议婚事。”

    某大佬是真的没把京寒川的话放在心上,只当他闹着玩,继续给小鱼投食。

    就连他说把户口本带出来,他都当时开玩笑。

    **

    许家

    京寒川抵达许家的时候,此时俨然是万物峥嵘,风暖云清,许家对面的旅游区每日都会聚集不少前来游览的客人,也有不少人隔着很远举着相机对着许家宅子拍照。

    虽然隔着很远就树立了【私人领域】的标志,也有不少人游客无视,想往前几步,一窥宅子究竟。

    许家宅子比较古派掩映在碧树中,颇为神秘。

    车子尚未到许家,隔着百米远就看到许尧一手插着裤兜,一手拿着手机,瞧他车子过来,才收起手机。

    “你在等我?”京寒川走过去。

    “我姐让我来的!”许尧冷哼着,一脸傲娇,“你以为我想来啊。”

    “还以为你是专程等我的,这般不情愿?”

    京寒川和他也一起打了不少游戏,通常会接通语音,所以两人说话也没有以前那边生分。

    “哼——”许尧冷哼着,余光打量着他,今天穿得还真是隆重。

    两人往许家走,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直至快到门口,许尧才说了句:“今天我大伯还有几个叔叔在,你注意点。”

    京寒川略微挑眉,盯着少年的后背,唇角缓缓勾起。

    当他进去后,都还没来得及说话,昨晚碰见一对双胞胎姐妹,已经跳着过去,喊了声姐夫。

    然后许爷的脸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彻底黑了。

    “咳——”一个中年男人干咳一声,姐妹二人才笑呵呵的退到一边。

    “寒川!”许鸢飞这才走过来,给客厅里的几人介绍他。

    “各位叔伯好。”人较多,京寒川依次问好太麻烦,就干脆一次性说了。

    “正风啊,真是一表人才啊。”

    “长得和小时候挺像的,还是那么优秀。”

    “我也觉得不错,鸢飞眼光还是很好的。”

    ……

    许家这些叔伯大部分对京寒川没这么大的敌意,而且他们心底思量着,既然能让他来拜访,许正风心底肯定是认定他的。

    如果不出问题,许家准女婿没跑了,他们这些做亲戚的,肯定是各种彩虹屁夸奖。

    许正风咳嗽两声,“坐吧。”

    “谢谢许叔。”京寒川初来乍到,肯定要表现的谦逊一些。

    许鸢飞拉着他坐下。

    坐在他对面的就是许舜钦,他身侧还有个约莫五十左右的中年男人,戴着无框眼镜,文质彬彬。

    “那个是我大伯。”许鸢飞特别介绍。

    “您好。”京寒川心底清楚,这大概就是许老的长子——许如海。

    他与许正风长得很像,虽然许家人都是偏斯文儒气的,但他身上似乎多了些凌厉之气,那是戴着眼镜也遮掩不住的锋芒。

    京寒川此时或多或少知道,当年为何许老会把许家交给许正风,而是这个长子。

    人过中年,还难遮戾气,年轻时,估计也是脾气非常燥的人。

    “嗯。”男人倚靠在沙发上,“你爸妈还好吗?”

    “挺好的。”

    “听说没找工作?”父母长辈问题多比较类似。

    不过这次京寒川没说话,许正风忽然开口了,“他做些投资,也赚了一些钱。”

    “能赚钱养家就行,别让鸢飞跟着遭罪。”

    “这是肯定的。”许正风笑道。

    ……

    此时的京家,某大佬正坐在院子中晒太阳,盛爱颐吊了会嗓子,还是担忧京寒川,毕竟许家是龙潭虎穴,怕他进了出不来。

    “你放心,许正风肯定会帮他的。”

    “你就这么肯定?”

    “许家那么多亲戚在,哪个男人多少好点面子,寒川是他女儿男朋友,任由别人刁难或者数落,这就是给许鸢飞难堪,也让他下不来台。”

    某大佬分析着。

    “这许多事,关上门自家人解决是一回事,但让别人诟病是另一回事。”

    “人都领进门了,就算是看在许鸢飞面子上,许正风也不会让人为难他的。”

    “寒川说是许舜钦邀请他过去的,这孩子,八成是想帮他的,这时间点啊……挑得好。”

    ……

    此刻的京寒川也察觉到了许家的微妙气氛。

    但凡有人抛出刁钻问题,许正风总是不动声色帮他挡了回去。

    他看向斜对面的许舜钦,他从始至终都低头喝着茶水,好像所有事都与他无关。

    “爸,各位叔伯,我带他去看看爷爷。”许鸢飞觉着差不多了,准备把他带走。

    “去吧。”许正风大手一挥,两人就离开了。

    许老毕竟年纪大了,伤筋动骨需要休养很久,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床上,看到京寒川过来,笑呵呵招呼他坐到床边。

    客厅都是长辈,气氛严肃,诸多小辈都集中在了许老这边,七嘴八舌的说了昨晚发生的事。

    尤其是那对双胞胎姐妹花,已经把京寒川给神化了,加了微信和联系方式,就自顾自的把他拉近了许家小辈所属的家族群里,里面有三十多人,年纪都不算大。

    欢迎仪式结束之后,就有人调侃让做他们姐夫是不是要表示一下。

    大家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京寒川真的发了个红包。

    而且特别大方的不是什么拼手气的红包,而是每人都有200,这钱不算多,但怒刷了一波好感。

    “哼——”许尧坐在一侧,冷哼着。

    这些人都没见过钱嘛,不就是一个红包?

    京寒川余光瞥见自己小舅子不爽了,给他单独发了个私包,520块。

    而且就是在群里面,极大满足了某人的虚荣心,傲娇的冷哼着,别以为一个破红包就想收买他,不过他还是喜滋滋的点开收下了。

    许鸢飞直接在群里发了句:【你别发了,他们这群人没节制的,你开了这样的头,以后这群人家伙会不要脸的继续要的。】

    群里的人登时不满了,说她很护短。

    京寒川:【没关系的。】

    【你这样太败家了。】

    【那以后的钱给你管好不好?】

    两人在群里一唱一和,酸得群里一群人要把他们踢走。

    这特么是进来撒狗粮的?

    一群人闹哄哄的,直至吃饭也没消停。

    *

    席间京寒川多少喝了点酒,有些上脸,觉着意识有些昏沉,就借用洗手间抄水洗脸清醒一下。

    “怎么样,还好吗?”许鸢飞递了条全新的白色毛巾给他。

    他此时双手撑着洗漱台,偏头看她,脸上挂着水珠,眼尾有些红。

    本就生得阴柔精致,此时更添了股邪佞勾人,玉面扫了层艳,端看着,都让人心悸微颤。

    许鸢飞伸手帮他擦了下脸,“待会儿别喝了,我们家那些叔伯特别能喝。”

    “好。”

    “他们都是能灌醉一个是一个,不会管那么多的,人又多,你一个人酒量再好都扛不住的,待会儿出去,就说不舒服,喝点茶。”

    “嗯。”

    “我回头给你煮点醒酒的汤,你喝点。”

    京寒川点头,任由毛巾在他脸上擦拭着,由上而下,就在毛巾擦过他下巴的时候,他晃一抬手,扯掉毛巾,偏头在她嘴边亲了下。

    他喝了酒,酒气蒸腾,浑身都热烘烘的。

    过了好一会儿……

    京寒川才吻着她的眉心说道:“你昨晚说要和我领证,是认真的吗?”

    许鸢飞被吻得意乱情迷,认真点头。

    “我把本子带来了。”

    京寒川吻着她的发顶,语气清冽虔诚,带着别样的诱惑性。

    许鸢飞心脏一颤,外面父亲与叔伯喝酒划拳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她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你认真的?”

    京寒川一把将人搂进怀里,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她耳朵紧贴他的心脏部位。

    男人心脏沉稳有力,律动很快,每一下都狠狠撞击着她的耳膜。

    让她一颗心都不受控的彻底紊乱了。

    “鸢飞……”

    “嗯?”许鸢飞听着他心跳声。

    “感觉到我的真心了?”

    她伸手,轻轻攥紧他腰侧的衣服。

    这男人到底喝没喝醉啊,怎么会这么苏,千般引诱她去领证?

    “你真没喝多?”

    “可能是有些醉了。”京寒川搂紧她,“不然不敢说心里话。”

    绝杀了!

    许鸢飞咬了咬唇,领证嘛,走呗!

    让她把整个人都给他,都是可以的。

    ------题外话------

    六爷,你这么能撩,你爸妈知道吗?

    某大佬还有心情喂鱼,儿子领证了,你是要帮忙擦屁股的,你自己说的。

    京家大佬:……

    *

    大家的推荐票、月票别停呀(#^.^#)

    潇湘页面月票红包尚未领完,大家投了票,别忘了领取红包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