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11 当众亲昵,气出心肌梗塞(3更)

    两个男人,门里门外,皆不动声色,却在暗中较劲。

    “许叔。”

    “什么时候到的?”

    “昨夜,太晚了,就没打扰您。”

    京寒川对他态度一直很谦逊,毕竟这是未来岳父,此时手上还握着“生杀大权”。

    “不好意思打扰我,所以来打扰我女儿?”许正风死盯着他,像是要从他身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都是成年人,如果他们发生了些什么,许正风也能觉出一二。

    知晓昨天估计没发生什么,眼底戾气也收敛了一些。

    鬼知道一大早敲女儿房门,一个男人出来开门,对他冲击多大。

    可是……

    还得努力保持镇定。

    “我们昨天没睡在一起。”京寒川解释。

    许正风冷哼。

    要是他们正睡在一起,他现在已经抄家伙,把他腿给打折了。

    “正风?鸢飞还没起来?”说话的许家老太太,走近些,才看到门里的京寒川,许老病情已经趋于好转,老太太精神不错,“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我来看一下许爷爷。”

    许正风蹙眉,看他父亲?这小子摆明了睁眼说瞎话啊。

    “难得你有心,吃早饭了吗?一起吧。”

    “好。”

    “鸢飞还没起?”

    “她最近太累了,别叫她了,我待会儿帮她带点回来。”

    许正风挑眉,没作声。

    京寒川不是个话多的人,却很会察言观色,毕竟从小生活环境艰难,只要他想,很容易就能讨人欢心,所以哄得许夫人和老太太直乐呵。

    许正风私底下和自己夫人吐槽了一番,说他话太少,估计嫁给他,会很闷。

    许夫人:“又不是你嫁给他,他和咱女儿有话题,能聊到一起就行,你觉得闷不闷,关系很大?”

    “但是他的话也太少了。”

    许夫人:“话少也蛮好的,比那些满嘴跑火车的人强多了。”

    “可是他今天的表现,满嘴的花言巧语。”

    “这是人家情商高,讨人喜欢。”

    ……

    许正风算是看出来了,他妻子对京寒川非常满意。

    京寒川陪他们吃了饭,回房间的时候,许鸢飞才起来,两人也没耽搁,就直接去了医院。

    许老也很诧异他的出现,不过能有人来探望自己,老人家心底总是高兴的,拉着他的手,说了不少话,完全无视了站在边上的儿子与孙子。

    许尧嘴角抽搐着……

    他守了一夜,伺候他上厕所,帮他按摩翻身,也没看过他对自己如此热情啊。

    因为许老毕竟是男人,不好留媳妇和孙女守夜,之前许正风,几乎全天都在,现在是打算和许尧轮班几天,此时京寒川来了……

    许尧心底想着,要不今晚把京寒川留下。

    结果天快黑的时候,许老直接对京寒川说,“你过来也挺辛苦的,早点回去休息,今晚许尧留下陪我。”

    你既然这么喜欢京寒川,你干嘛不把他一起留下啊。

    “对了,听说你昨晚过来,和鸢飞住一个房间?”许老忽然提起这茬。

    许鸢飞原本在一侧玩手机,听到这话,所有人目光齐齐朝她射来,她脸蹭得一下就烧了起来。

    “姐,你脸红什么?”需要直言不讳。

    许鸢飞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脸红,而且身体的温度也有逐渐攀升的趋势,简直要命了。

    回酒店的时候,京寒川还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你方才的反应,容易让人误会的。”

    其实外面的人,都把许家人妖魔化了,他们家人都很斯文,说话举止也都很得体,最凶的莫过于许爷,许尧是年轻,有点燥而已。

    今天与许家人接触愉快,他声音都透着些许笑意。

    迷人的,带着蛊惑性的。

    震得许鸢飞心口酥得发软。

    “就是没想到我爷爷突然提到这个……我当时脸是不是特别红。”许鸢飞想起方才病房里的一幕,更觉得臊得慌。

    京寒川只温言说了句,“不过很好看。”

    许鸢飞心底又有些飘飘然了……

    *

    不过许家人知晓京寒川过来,肯定就不会允许他们两个人住在一个屋子里,许正风打发许鸢飞去自己房间,他则搬了行李过来陪京寒川。

    都说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争,其实有男人的地方,又何尝不会是硝烟四起?

    进来许老身体恢复得不错,许正风心情不错,吃了晚饭回酒店,说要去酒店健身房锻炼。

    作为未来女婿,老丈人要出门,京寒川自然要陪着。

    其实许正风就是想给某个小子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自己身体多棒,以后给他悠着点。

    名为健身,实则是秀身材。

    京寒川是看着瘦,身上还是有料的,平素再也会运动,身体素质并不差。

    不过他发现,许正风身上并没纹身,他没细问,已经猜到,那时候这个男人,可能是用贴纸去吓唬自己的。

    也是够幼稚的。

    许正风不想输给某个混小子,锻炼得非常卖力,身上都是汗,衣服几乎都是半潮湿状态。

    然后,第二天……

    许爷感冒了。

    此时许老住院,大家要轮流去医院照看,若是谁生病了,肯定受影响,为了避免他传染给别人,许家老太太当机立断……

    把他隔离起来。

    许爷原本还制定了许多计划,准备好好修理一下京寒川,结果一个晚上过去,计划还没实施。

    他就倒下了。

    *

    许家人是有正事要忙,肯定没空一直照应着京寒川,他在这边逗留了三天就启程回京了。

    许鸢飞送他去的机场,和他一起回国的还有许尧,他还得上班,无法逗留太久,许老身体已经在恢复期了,没必要把这么多人耗在医院。

    出发之前,许爷明确交代了,“如果这小子大庭广众,对你姐胡作为非,你就直接给他一脚,踹飞他。”

    许尧点头应了。

    到了机场安检入口,京寒川和许鸢飞相对而站,肯定想说些体己的话。

    “许尧。”许鸢飞咳嗽两声,这小子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儿。

    “我爸说了,让我守着你,不许某人对你动手动脚,还赋予了我可以用私刑的权利。”某人笑得嘚瑟。

    “那我可以动嘴吗?”京寒川开口。

    许尧尚未反应过来,京寒川就当着他的面……

    亲了自家亲姐!

    我勒个擦——

    这什么骚操作!

    “京寒川,大庭广众的,你丫要脸不!”

    “别人亲热,你盯着看,要脸不?”京寒川反唇相讥。

    他已经摸透了许尧的性子,你如果真的什么都顺着他,他就会变本加厉,倒不如给他点刺激,偶尔逗逗他,也是蛮有趣的。

    许尧怔了下。

    贼喊捉贼?

    京寒川也是个嘴巴很毒的人,他平素都是和傅家叔侄斗智斗勇的,想气许尧,自然有各种法子。

    许鸢飞难得看到自己弟弟吃瘪,忍不住笑出声。

    “我们去那边说。”京寒川指了指一个犄角旮旯,“许尧,你留在这里,注意行李箱。”

    他说完,就牵着许鸢飞离开了……

    许尧愣愣的,回过神,才发现,这两人去拐角亲热了,把他留在原地守行李箱?

    我特么是来给你看行李的?

    许尧脸都涨红了,差点气出了心肌梗塞。

    待两人回来后,某人双手掐腰,一副要与人决斗的模样。

    “你们快进去安检吧,时间不多了。”许鸢飞推着两人进屋,“寒川,你帮我多照顾一下许尧。”

    “好。”

    “不用!”

    许鸢飞闷笑着看着两人过了安检,直至两人身影消失,才打车回医院。

    许尧一路都冷哼着一张脸,上飞机后,也没搭理京寒川,直到他说:“新的游戏账号要吗?”

    许尧眸子亮了下,冷哼没说话。

    “还有游戏新的内测版,听说增加了不少新的地图。”

    许尧咬了咬唇,“上回陪我一起打游戏的大神是谁啊,你让他再带我飞一把呗?”

    许尧并不是个游戏高手,玩了这么年,还是个小菜鸡,因为是内测版本,找不到熟悉的队友,就在京寒川的牵线搭桥下,与一个大神组了队,一路躺赢,贼爽。

    “大神?”京寒川眼梢一吊,“那应该是傅斯年。”

    “他还玩不?”

    傅斯年是做软件的,他是在测试游戏性能,如果有bug也会及时修正。

    “他媳妇儿要生孩子了,他最近应该不玩游戏,而且他说……”

    “什么?”

    “带个菜鸟,玩得很累,一直担心你会死掉,而且耽误他测试游戏的进度。”

    许尧:“……”

    傅斯年也是毒舌怪,他直接告诉京寒川:“你的朋友真的经常玩游戏?”

    “据说玩了很多年,自己也挺喜欢的。”京寒川不玩网游,自然不懂这些。

    “那操作怎么如此垃圾?你是不是找了个小学生给我组队?”

    京寒川努力保持微笑,他怎么能告诉他,这个菜的抠脚的人,是他未来小舅子?

    **

    此时的傅斯年也确实没空,因为距离余漫兮预产期越来越近,他手头工作已经完全停掉了。

    她此时肚子很大,行动不是很方便,腿经常抽筋,导致晚上很难入睡。

    傅家也担心两人住在软件园,如果一旦羊水破了,出点事,傅斯年一人应付不来。

    所以在预产期之前,就安排她住进了京城三院,这边的妇产科是京城最好的。

    因为余漫兮没娘家人,戴云青在江城还没回来前,都是孙琼华在医院照料着,这让戴云青很感激,原先残存的那点隔阂,也就消失殆尽了。

    傅家二老对曾孙很期待,几乎每天都往医院跑,甚至连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列了一大张纸给余漫兮。

    都是女孩儿的。

    余漫兮捏着纸,悻悻笑着,这要是生个儿子,二老估计会很失望吧。

    担心她生产前焦虑。

    她入院这段时间,住的就是普通病房,两人间的,无聊就和边上的孕妇聊聊天,也能做个伴,互相加油打气。

    其实余漫兮对生孩子很乐观,因为她知道自己孩子很健康,现在只等他出生,但是傅斯年很紧张……

    傅沉调侃:“真正的孕妇没产前病,你这个做丈夫的反而产前焦虑?”

    “等小婶怀孕,你可能比我更焦虑。”傅斯年咬牙。

    其实他的终身大事算是定下来了,傅斯年孩子出生,傅家第四代也算有人了,傅家二老早就是有孙子的人了,此时要是有曾孙,更不会催他生孩子。

    所以傅沉压根没有在近些年要孩子的打算。

    他还打算等宋风晚大学毕业,两人先过两年二人世界再说,毕竟……

    他实在不喜欢小孩子。

    只是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宋风晚怀孕后,他真的差点抑郁……

    因为某个孩子,还没出生,就很能折腾。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最近看不到大家评论,我也有点焦虑o(╥﹏╥)o

    希望评论区快点恢复啊。

    无法留言,大家票票投起来呀,嘻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