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1章 艰难的选择题

    什么?

    众人一愣,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才多久而已,仓千盛就已经翻脸,要陈羽跪下了?还有,他手中拿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陈羽也是有些意外,眉头一挑,看着仓千盛的手掌。

    就看到在他手中,乃是一块令牌,上面有稷下学宫的字样,令牌非金非玉,呈现靑褐色,有一种古朴苍凉的感觉。

    人群中,有人皱眉盯着仓千盛手中的令牌,眉头紧锁在思考,随后那人突然脸色巨变,瞪大了眼睛,失声大吼起来。

    “这,这莫非是学宫神武令!”

    什么?

    学宫神武令?

    “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脑子一蒙,全都一脸的诧异神色。

    那人咽了口口水,这才开口解释起来。

    “学宫神武令,乃是稷下学宫的令牌。相传,在稷下学宫成立之初,第一任大宫主和苍流帝国的国主乃是至交好友。也正是如此,第一代国主才立下了规矩,帝国之中,无人能够管理稷下学宫。”

    “但是同样的,国主开口之后,第一代大宫主为了表明自己的忠心,所以特别制作了一块学宫神武令牌。王族之中,只要有人能够得到这块令牌,就是稷下学宫的王!哪怕是大宫主,在令牌所有者面前,也要低头!只是这令牌只是一个传说而已,而且要想得到这个令牌,更是困难重重,却没有想到,太子殿下竟然得到了这枚令牌!”

    嘶!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不可思议的看着仓千盛。

    这实在是太过夸张了!

    “陈云太,见到神武令,哪怕你是大宫主,也要行跪拜之礼!呵呵,如何?”

    仓千盛看着陈羽,一脸的得意神色。

    和他斗?在这个晚宴之上,他能玩死陈羽!

    “如果你不跪拜的话,那也行。不过你大宫主的位置,按照道理,我有权直接免去!现在,你选择吧。”

    双手背在身后,仓千盛看着陈羽,一脸的淡淡笑容,有着掌控一切的绝对自信。

    赵韵和叶无双全都是面色狠狠一变,有些焦急的看着陈羽。

    这两个选择,不论是哪一个,都会让陈羽丢脸。而这,完全是他不想要看到的景象!

    孙飞花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整个人眼睛猛地一亮,嘴角顿时裂出了一道笑容。

    “嘿嘿,这个选择好,好得很啊!”

    众人看着陈羽,目光之中充满了复杂。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充满同情。

    所有人的表情全都不相同,唯有一点是一样的,就是他们都认为,陈羽要吃亏了!

    冷冷看着仓千盛,陈羽目光之中隐隐透出冷光,就在他要有所动作的时候,一道呼喊,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帝师,吴十方到!”

    “什么!吴十方来了!”

    听到这话,众人狠狠一惊,一脸的不可思议。

    帝师,乃是当今国主的老师,在苍流帝国的地位,可是极高。而且就算在奥比星洲当中,那些最为顶尖的势力,对吴十方也要另眼相看。

    虽然吴十方的绝对实力,可能和那些人无法相比。但是吴十方博学的很,炼丹、阵法等方面都很强,保不齐哪一天,就需要吴十方的帮助,所以很多强者,对于吴十方也都很尊敬。

    毕竟成年人的世界里,彼此之间的相处,可都是对方的价值来衡量的。

    而显然,吴十方就属于那种很有价值的人!

    “帝师来了?”

    太子脸色也是一愣。在他的邀请名单当中,并没有帝师吴十方,一者,吴十方在苍流帝国的地位太高,这样的聚会吴十方本来就不感兴趣。二者,吴十方按照辈分来算的话,乃是太子的爷爷辈!这么高的辈分过来,会让仓千盛极为不舒服。

    不过现在吴十方既然来了,仓千盛也不能坐视不理,毕竟有这么多双眼睛正在盯着他。

    “走!去迎接帝师!”

    仓千盛看了眼陈羽,断喝一声,带着众人全都来到了大门口。

    陈羽却是站在那里,端起一杯红酒轻轻抿了口,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没想到啊,本来以为不得不动手了,可是吴十方这个时候来了。

    仓千盛,你的运气,真的不错呢。

    大门口,几乎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这里,帝国之内的诸多大佬自然不必多说,哪怕是从奥比星洲赶过来的其他势力,脸上也没有丝毫的倨傲神色。只有淡淡的尊敬。

    强者,总是容易受到尊敬的。

    “帝师,你怎么到这来了?之前怕打扰你,我也没有邀请你,实在是唐突了。”

    仓千盛鞠了鞠躬,装的一脸歉意。

    吴十方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我来这里也是临时起意,不用在意。嗯?神武令?你竟然把这个弄到手了?现在拿出来是有什么事情?”

    看到仓千盛手中的令牌,吴十方一愣,有些意外。

    “这东西?”

    仓千盛笑了笑,开口道:“呵呵,没什么,只是稷下学宫最近有些不太平,新任大宫主陈云太实在太过骄狂,为了稷下学宫的未来,我正要敲打敲打他。”

    一旁立马有人附和起来。

    “正是如此!太子殿下全都最为了帝国,为了学宫好!刚才太子殿下要求陈云太跪下认错,否则的话就要废掉陈云太的大宫主之位!”

    “对啊,帝师大人,太子殿下作为您的徒孙,可是一心为公,完美的继承了你的衣钵啊。”

    “不错,正好今天帝师在这里,也见证一下太子殿下是怎么为稷下学宫扫清毒障的!”

    一道道带着欢乐的叫好声,此起彼伏。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

    突然,吴十方猛地一声大吼,让场面骤然安静。

    此时的吴十方,怒气勃发,整个人的脸色,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一片。

    “看看!帝师也怒了!这个陈云太,真是天怒人怨啊!哈哈,这样的家伙,就应该被废掉!还什么大宫主?他这个样子,交出来的学生,能是什么好鸟?”

    啪!

    话音刚落,刚才开口的那人,直接就被吴十方一挥衣袖,扇的飞了出去!

    所有人脸上的笑容,全都是一僵。

    此刻,吴十方冷冷扫过众人,最后的目光,锁定在了远处正在喝酒的陈羽身上,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