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4章 丹道噩梦

    随着陈羽的点头,所有人的心神全都被牵了起来,期待着这场他们单方面认为的屠杀!

    “呵呵,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怎么知道,药继当年的称号,如果知道的话,他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高台之上,有炼丹师协会的长老,捋了捋胡子,一脸淡然笑着。

    “哦?称号?那是什么?”

    一旁的人,立马好奇开口。其他几人也露出了好奇神色。

    “呵呵,药继当年,可是号称血丹王!”

    什么?

    听到这个称号,众人都是一愣。

    血丹王!

    何其霸道的称号,他们怎么也无法把这个称号,也眼前的药继联系在一起。

    “当时药继年轻的时候,可比现在凶狠多了,在炼丹师协会之中,他可是没少得罪别人,所以经历了很多次的斗丹。但是别人斗丹,不过只是分胜负罢了,他斗丹,却是要分生死!”

    “而分生死的方法,就是斗血丹!这一路之上,死在他手上的炼丹师,不知道有多少,哪怕是那些天才,也都成为了他脚下枯骨!”

    说着,那人有扫了眼陈羽,嗤笑一声,如同看一个死人一般。

    “他?呵呵,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呢。”

    一句话出,细密的轻笑声,不断响起,充满了浓浓的戏虐神色。

    古天河和唐武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目光中的担忧神色,越来越浓。

    “呵呵,小子,你的运气好得很,老夫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和人斗血丹了。”

    药继仰着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深深吸了口气,一脸的陶醉神色。

    与此同时,药继的上衣,竟然噗嗤一声,直接化为了灰烬,露出他赤裸的上身。

    “这!这是!”

    倒吸冷气的声音不断响起,众人目光猛地一闪,不可思议的看着药继的上半身。

    就看到在药继的上半身,肌肉虬结,而在肌肉之上,则是遍布着各式各样的伤痕,甚为恐怖。

    “这,就是药继当时一路以来,无数次争斗中留下来的徽章啊。”

    之前开口的那人,此刻再次说道,语气之中都是一片的感慨。

    “已经多少年,药继没有和人斗血丹了?这个小子,真不知道他是好运还是霉运。呵呵。”

    长孙雨薇也愣住了,跌坐在地上,愕然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

    她成为药继的弟子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样子的药继!

    韩洛张大了嘴巴,瞪着眼睛,一脸的懵逼,不过随后,他就激动的脸色通红一片。

    “卧槽!老师太牛了!陈羽这个白痴,竟然妄想要挑战老师?真他妈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哈哈,有机会看到老师动手,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啊,你说是不是,白奇?”

    转头望向药白奇,韩洛却是一愣,发现药白奇的脸上,虽然震惊,可是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丝,担忧?

    这是什么鬼?

    他自然不知道药白奇的想法。虽然自己的父亲药继很厉害,可是这几轮下来,陈羽的表现,让他却感到有些没有底。

    长孙雨薇前后态度变化如此之大,这绝对和陈羽脱不开干系!但是两人才认识多久?

    如此短的时间当中,就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看法,甚至让长孙雨薇不惜得罪自己的父亲,都要保下来陈羽,这其中,绝对不简单!

    父亲,你一定要弄死陈羽啊,不然的话,我药家必有大祸啊!

    心中如此想到,药白奇的目光,再次投向了陈羽。

    此刻,陈羽眉头一挑,看着药继的目光中有些诧异神色。

    没有想到,药继的身上,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伤痕,说明药继此人,绝对是有真才实学的。

    “呵呵,小子,看见老夫你怕了么?”

    药继下巴一扬,举起手臂指着陈羽。

    “告诉你,老夫五岁开始炼丹,以丹入道,以丹入武,十岁之际,已经开始与人斗丹!”

    “这么多年来,老夫所经历的战斗,不下千场!每次斗丹,既分高下,也分生死!一路以来,我未尝一败,你怎么和我斗?”

    药继每说一句,身上的气势就强盛一分,到了后来,整个人的气势,更是到达了顶点,充满了压迫性,让所有人全都是惊叹不已。

    可是此刻,陈羽却只是眼皮低垂,微微摇了摇头。

    “任你说的再多,今天你也难逃一死。你说你没败过?那今天,我就赐你一败!”

    轰!

    药继目光骤然一闪。

    “狂妄!我看你怎么赐我一败!”

    一句话落,药继五指骤然一震,猛地向前一探!

    一道火链直接从其掌心奔了出来,对着这些药材席卷而去。虽然的是有火焰组成的链条,但是在链条之上,却没有丝毫火焰缭绕,让众人全都发出惊呼。

    “如此恐怖的火焰控制力,真是太厉害了!”

    观众席上,谷宏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开口说道。

    他作为雷音星域的丹王,此刻却没有到高台之上,而是坐在最前方的观众席上,带着自己的一个女学生,现场观摩这次的大赛。

    “老师,之前你说陈先生很厉害,那他能够赢么?”

    赢?

    谷宏一愣,随后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

    “恐怕是难啊,药继作为五域炼丹师协会的副会长,一身实力高深莫测,而且他一路走来,斗血丹的经验何其丰富?陈先生再厉害,毕竟年轻,想和谷宏斗,却是差了不少啊。”

    那个女学生一愣,有些失落。她之前可是听谷宏说过关于陈羽的事迹,早就把陈羽当成了自己的偶像,现在听到自己的偶像要输了,当下就有些不开心。

    此刻在会场中,药继的火链已经快要碰到药材,当下药继不由升起了一丝冷笑。

    果然是年轻人,一点经验都没有,斗血丹之中,很重要的一步,就是抢先手,就像是下棋一般,抢到先手的人,自然能够得到巨大的优势。虽然你很弱,可哪怕是狮子搏兔,也要用尽全力,你怎么和我斗?

    不屑地看了眼陈羽,药继的表情,却是猛地一愣。

    就看到陈羽正冷冷看着自己,嘴角竟然也浮现出一抹讥讽冷笑。

    这,是怎么回事?

    “你被称为血丹王?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可是被万族炼丹师称为丹道噩梦啊!”

    想到上一世的种种,陈羽轻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抬起了右手。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