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父母归来

    (3)班里,马金瓶正一脸嘚瑟,冷笑着看向沈飞。

    “陈羽是厉害,能压得那么多大佬抬不起头。可那只是在东川!到了全国,这也算不得什么,星浩未来的舞台,可是放眼全国!”

    众人听到之后,纷纷点了点头。陈羽固然不是一般人,可和现在的安星浩相比,也就不足为谈了。

    安星浩单手拖着下巴,面色淡然地看着窗外,装作丝毫不关心教室谈话的样子,可是耳朵却始终竖着,听着班里人的惊叹之声,眼中有着淡淡的得意。

    “哎,快看,陈羽回来的!”

    教室有人突然低声喊道,安星浩一惊,立马转过头去,看着陈羽一脸淡然地走进来。

    不过下一刻他就面露冷笑,现在的他,再也不是以前,他终于跨过了仙凡之别,狠狠将陈羽甩在了身后!

    马金瓶看到陈羽,全身一震,一丝惊恐浮现在心头,她又想起了陈羽所做的事情。可是一想到安星浩现在的身份,底气又足了不少。

    “哼,在何教授面前还敢那么狂妄,这下子被教训了吧。”

    马金瓶小声嘀咕,可陈羽只是淡淡扫了眼,就不再关注,这样的小角色,不值得他浪费时间。看了眼身旁的位子,陈羽才知道叶无双已经走了。

    看着底下的学生,赵韵说道:“这次要恭喜安星浩同学,能够成为何教授的记名学生,希望以后他能够在何教授的教育下,取得成功。”

    哦!

    班里炸开了锅,安星浩可以不用考试,直接进入北都大学,而且还能够跟着何教授。而他们只能继续努力读书,争取考个好的大学。

    这中间的差距,太大了!

    班里如此喧嚣,可台上的何教授却一点也不在意,此时他正反复回忆刚才陈羽的解题过程,简直像是和一个极品美女睡了般,一脸的激动。

    众人却是一脸惊奇地看着何建中。

    “快看,何教授好激动啊,肯定是因为收到了一个好学生!”

    “安星浩真厉害,竟然能让何教授都如此激动,以后不可限量啊。”

    “这样一比较,陈羽的确要比安星浩差了一点。”

    看着班里乱糟糟的样子,赵韵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

    “安星浩同学,恭喜你,有什么话想要说么?”

    安星浩站了起来,看了看众人,这才目光火热地看着何教授。

    “能够成为何教授的记名学生,我感到万分荣幸,何教授能够为了我如此激动,正是何教授爱惜人才的表现,我一定跟着何教授好好学习,不辜负何教授的期望!”

    何建中愣了,自己哪里是为了他激动?明明是回味陈羽的解题实在是太精彩,所以才情不自禁。

    还不等何建中说话,安星浩又冷冷说道:“我也希望有些同学,要正确认识自己,不要以为打架逃课真的能有多大出息。更要懂得敬畏,对远超过自己的存在保持足够的尊敬!”

    安星浩目光如电,淡淡看着陈羽,许久不曾出现的高傲,又浮现在他的脸上。

    所有人都看着陈羽,知道安星浩指的就是他。

    陈羽看着安星浩,如同看白痴一般,嘴角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哼!真是无知!”

    何建中冷喝一声。

    众人立马呼吸一禀,看来之前在办公室没有教训好陈羽,现在又要教训一次了。

    安星浩和马金瓶都得意的看着陈羽,可下一秒他们就愣住了。

    “安星浩,你有没有点规矩,怎们能这么和陈大师说话?”

    何建中不悦地看着安星浩,出言呵斥。

    “什,什么?!”

    安星浩愣住了,何建中为什么呵斥自己?其他人也愣愣地看着何建中,不明白为什么。

    扫了眼安星浩,何建中冷冷出声。

    “陈大师不上课,那是不浪费不必要的时间。去打架,那是劳逸结合,放松心情!你怎么能这么不懂得谦卑,说陈大师的坏话?你还想不想当我的学生了?”

    “陈大师,你别往心里去。实在不行,这个学生我不收了。”

    何建中一脸笑眯眯地看着陈羽,语气谄媚。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愣住了,感觉一阵晕头转向。何建中前后的态度,转变也太大了吧!怎么之前还恨不得批斗陈羽,现在就如此讨好对方?

    马金瓶死死瞪着眼睛,看着陈羽,说不出话来。

    沈飞一脸的嘚瑟,挺着胸膛,牛气的扫视全场,就差说出来一句:“还有谁不服!”

    安星浩心中剧震,下一刻,就变得脸色苍白。

    因为讨好陈羽,何建中竟然可以不要自己这个学生!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只是去了趟办公室,何建中的态度就变化那么大?

    “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

    陈羽摆了摆手,对何建中的提议不置可否。

    何建中立马笑着点了点头,可转脸间,就面色阴沉地看着安星浩。

    “哼,竟然敢这么说陈大师,还不赶紧给你师祖道歉!否则,你就不要做我的记名学生了。”

    “道歉?师祖!”

    听到这些之后,安星浩一阵眩晕,差点直接栽倒。一种难以言喻的屈辱感瞬间涌上了他的心头。

    何建中淡淡说道:“陈大师学究天人,是我们学习的对象,我尚且尊敬有加,你怎么能去诋毁这样的人物?现在道歉,还来得及。”

    所有人都震惊了,像见鬼似的看着陈羽。他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让何教授转变这么大,如此的恭敬?自愿在陈羽面前以晚辈自居?

    安星浩死死咬着牙,铿铿作响。紧握的拳头中,指甲深深嵌在肉里,如此剧烈的疼痛,却也不能让他的憋屈减少一分。

    “陈,陈羽,对,对,不,起!”

    安星浩简直要把牙给咬碎了,马金瓶看到安星浩的样子,鼻头一酸,差点落泪。

    可是陈羽连看都没看他,竟直接离开了教室。他知道,再待下去,势必会引起轰动,与其如此,不如现在就走,还落得清净。

    “哼,还好陈大师不计较。3个月后,直接去北都找我吧,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教训。有些人,是需要我们仰望的!”

    何建中淡淡俯视着全身颤抖的安星浩,语气淡漠。

    可一转脸,他就一脸谄媚地跟着陈羽离开了。

    “陈大师,等等我啊,您去哪里,我开车送你!”

    赵韵摇了摇头,嘱托众人上自习之后,也离开了。班里瞬间炸锅了,都在议论纷纷,其中沈飞更是哈哈大笑,像是说书的一般,开始各种炫耀,时不时还斜撇着安星浩和马金瓶。

    陈羽离开教室之后,甩开了像狗皮膏药般的何教授,就接到了母亲的来电。等他聊了一会挂断电话,竟一个激动,直接把电话捏的爆碎。

    “自己的父母,还有三天,就要回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