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武当苍松

    不多时,一行众人便在守山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金鼎大殿当中,分属两边,泾渭分明,而又隐隐互成一体。

    靠近左边的这一行人有四个人,为首的是个四十来岁的道士,三角眼,山羊胡,身材矮小,因此土黄色的道袍穿起来显得宽大。

    不过此人举手投足间便有一番摄人的气魄,眸中精光四射,本来算是猥琐的颜值看起来也顺眼许多。

    经过冷青眉的提点,段毅知道他就是青鹤门的青鹤道长。

    而最吸引段毅目光的,便是这位青鹤道长垂于两侧的双手,泛着淡淡的铁青之色,仿佛不是血肉之躯,而是金铁一般,可见手上武学必定练到一个极高的境界。

    青鹤门其实并非是所属道家的门派,只因青鹤年轻时便心慕道学,自行出家,一心苦研道家经典,等到继任掌门,索性将名字改成了青鹤,旁人便称其为青鹤道长。

    相比他,另一个道士就显得顺眼许多,虽是中等身材,但面含温和微笑,五官端正,三十来岁的年纪看来不大,然而手持一柄拂尘看起来仙气飘飘,当真像是一个有道之人。

    不过冷青眉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他们身后的两个小年轻作常人打扮,恭立在侧,在两位道长面前气场薄弱,其中一个手捧着个小锦盒,里面应该装着曲东流大婚的贺礼。

    另一边的则是六个尼姑,一主五次,手持长剑,清一色的纯白僧袍,头上戴着僧帽,两鬓光秃。

    为首的尼姑长相普通,但身上有一种祥和之气,看起来十分慈祥,其余尼姑也并不出彩,年纪也都是三十岁往上,没有段毅想象中那种靓丽脱俗的感觉。

    “也是我猪油蒙了心,最近遇到的美人多了,不代表世上的美人就一定多,普通长相的人才是主流啊。”

    两派之人进得大殿之内,青鹤道长一马当先的出列,冲着上首位置的曲东流抱拳一礼,似乎极为熟稔道,

    “哈哈哈,青鹤见过曲掌门,我在派中偶然听到曲掌门今日大婚,思及两派向来亲近,又是邻居,因此特携两位好友前来祝贺,送上礼物。

    还请曲掌门不要怪罪我等不请自来的唐突之罪啊。”

    说完,他身后的小年轻也跟上青鹤道长,啪的一声打开捧着的锦盒。

    众人望去,只见里面一条纯白丝帕,上面躺着一颗龙眼大小的黑珍珠,幽深间光华内敛,摄人眼球,乃是打磨首饰的上好材料,价值不菲,这份礼物也算是不轻了。

    坐在原位本来毫无动静的月碧云见到这枚黑珍珠,眼神当中光华流转,显露心动,女人爱珠宝,乃是天性,她也不例外。

    虽是来意叵测,然而青鹤的表面功夫做得无懈可击,大殿众人一时间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只能望向曲东流,见他如何应对。

    作为金鼎派掌门,一方之首,曲东流纵然知道青鹤来势汹汹,依然含笑相对,同样豪爽一笑,回道,

    “哪里哪里,青鹤道长此言严重了,既然是来祝贺的,便是客人,我等欢迎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罪呢?

    还有慧音师太,能放下佛法,履足红尘为我这个俗人的婚事祝贺,那更是曲某人的荣幸了。

    哦,对了,还不知青鹤道长身边这位朋友是?”

    金鼎派,青鹤门,问心庵同处沙麓山上,彼此相近,早就不是陌生人,曲东流对青鹤以及慧音师太知之甚详,并不畏惧,只有那个面含微笑,手持拂尘的道士颇为陌生,因此开口询问。

    以他看来,此人应该便是青鹤敢在他大婚之日来金鼎派的倚仗,眼下看不出有什么厉害之处,却绝不能忽视。

    随着曲东流的发问,金鼎派的众人也齐齐将目光放在那陌生道人的身上,猜测其来历,而且不少人都是目含敌意,数十道目光,便如数十根利剑钢针,刺向道人。

    然而此人恍然无所觉,一分一毫的变化都没有,含笑依旧,可见定力之强。

    “安婆婆,裘公公,可能看出这道人的武功如何?”

    段毅生出好奇,他目下武功或许不错,但眼力浅薄,同样打量着那个道人,却一无所获,只能向身边的两位高手求助。

    “看不出,但就因为是这样,才可怕。

    一般高手内劲充沛,气血旺盛,必然神元外露,摄人心魄,比如青鹤,你看他其貌不扬,但气势加成,便有非凡之资。

    但此人不同,风华内敛,却气质超然,武功修为定然要胜过青鹤,恐怕这次两派上山,和此人大有关联。”

    安婆婆手握蛇杖,面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她倒是不曾畏惧,只是担心真的起了冲突,会对贺兰月儿造成损伤。

    真到了那时,只怕她也顾不得金鼎派如何,要立即护着贺兰月儿下山,至于曲东流,那就不在她的保护范围之内了。

    也不怪她心中担忧,曲东流的状况只要武功不是太差,都能看的出来,白希和曲东流的关系又颇为古怪,一旦不肯出手,只怕曲东流要栽个大跟头。

    至于金鼎派其他高手,恐怕武功还要弱于青鹤,比起那个神秘道人,也差了数筹。

    段毅点点头,紧了紧手中的十炼剑,环顾大殿之上的诸人,心中自有一杆秤。

    这里面真正的主角是曲东流,白希以及青鹤,神秘道人等等,余下弟子,包括他只能作为看客旁观。

    这不单单是因为身份的原因,更因为实力的差距。

    “说不定今日倒是有可能一见真正高手的风采,既能增长见闻,也能对我未来的武学之道大有裨益,万万不可错过。”

    相比起安婆婆的忧虑,段毅倒是看的很开,白希既然早就收到曲东流的通知,面对外敌,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有他在,金鼎派应该是有惊无险。

    “好说了,这位道友名叫苍松,出身武当上清观,自山南东道游历而来,历经红尘洗练,机缘巧合之下和青鹤结识,一见如故,近来便在我派中交流所学。

    这次听说曲掌门大婚,苍松道长也有心道贺,所以便和在下一起前来。”

    青鹤声音不大,却能传遍整个金鼎大殿,而内中关于苍松的来历,则更让大殿众人心中澎湃,忐忑不安。

    竟是武当门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