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心思

    顾正则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老妻,眉头有些疑惑地蹙起:“你这又是为何?”

    “旁的妾身不在乎,”顾夫人笑眯眯地答道:“妾身就知道,他安国公府有六个漂漂亮亮的大小子,大的十九,小的十二,任凭哪一个来给我做孙女婿,我都是乐意的。”

    “你……噗……”顾夫人话一出口,一直板着脸的顾正则都忍不住失笑:“你心也是太大。安国公府这样的人家也是我们好惦记的?”

    “这怎么能叫心大,”顾夫人笑着答道:“女子高嫁,他安国公府是高门没错,但老爷你是端明殿大学士,我们是嫁女又不是娶媳,这难道不是刚好门当户对?”

    “你呀!”顾正则摇头叹气:“让我说你什么好!安国公府喜欢什么样的媳妇,你难道心里不清楚?出身高门大族,家里在京中无人,才是安国公府最理想的媳妇。”

    “我自然清楚,”顾夫人倒是笑得胸有成竹的模样:“但凡事都有例外。成祖爷金口玉言说过,皇家不干涉穆氏一族嫁去,但到头来怎样?现在的安国公夫人不还是宗室出身?我家与穆家算是门当户对,孩子们若是两情相悦,家中长辈万万没有拆散的道理。老爷可别将我这些话当笑话,穆家二老爷的大公子穆征衣据说转过年就要回京订亲了,安国公的长子穆铁衣,还有穆家三老爷的长子穆驰衣也十七了,我家六姐七姐都已经及笄,可不就是刚好合适?”

    “嗨!夫人你可是……”顾正则哭笑不得的模样,正待发表意见呢,结果却被顾夫人抢了话头。

    “所以我才允了九姐儿送礼,”顾夫人伸出手指,点了点安静站在一旁的顾仪兰:“安国公府再谨慎,一年到头推不掉的宴请也有那么七八回。九姐儿跟穆大小姐多见几回,自然就能更亲近。穆大小姐是独生女,赴宴时大多是兄弟作伴,这多没意思,小姑娘家家的,都没几个小姐妹。以后九姐儿跟她好,赴宴时咱们顾家的女孩子们一同陪着她不也顺理成章嘛!”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顾正则从饭桌前站起,想数落自己的老妻两句,似乎又不知从何说起,他干脆一甩袖子站起来:“算了!我也管不了你!累了一天,我先去榻上歪会儿。”

    顾正则表示要休息,顾仪兰自然低头行礼告辞,而此时顾夫人也站起来了,开口叫了嬷嬷和丫鬟们进来,吩咐了撤了桌子,给顾正则打水洗脸。等一切都吩咐好了,她才朝顾仪兰说道:“九姐儿随我来,你祖父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带了皇上赏的粽子和艾糕,这是圣上恩典,我正想着给孩子们分分,你刚好过来,带几个粽子回去,跟你的姐妹们分着吃。”

    顾仪兰乖巧地答应着,又转身向顾正则行礼再告一遍辞,恭敬地退出屋子。歪在榻上休息的顾正则挥了挥手算是答应,接着又闭上了眼。

    顾夫人带着顾仪兰穿过院子,进了正院西厢的一间屋子,但进了屋,顾夫人却没让人拿粽子,反倒往八仙桌旁的春凳上一坐,朝顾仪兰招了招手:“九姐儿也坐,祖母有几句话说。”

    看到顾仪兰坐下,顾夫人才笑着开口:“九姐儿,你一心为家里打算,反倒挨了祖父的训斥,是不是委屈了?”

    “孙女不敢。”顾仪兰赶紧低下头:“此事是孙女自作聪明了,祖父训斥得对。”

    “嗯,”顾夫人点点头,语气含糊地应道:“是对,所以你就乖乖听着。有些话听了记在心里,下次别犯,有些话听听就算了。”

    “祖母?”顾仪兰抬起头,有些吃惊地望着顾夫人,万万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你一心为家里,这是好的。”顾夫人笑笑:“但做事应道更周详,这一点你祖父教训的没错。给安国公府送节礼这件事,你的主意是冒失了,但我还是依了你,你可知为何?”

    “孙女不知。”顾仪兰水润的明眸中泛着微微困惑。

    “谨慎自然是好,”顾夫人唇边笑纹加深:“但有时,冒失,却又有冒失的好处。你祖父说的没错,安国公府得圣心,除了穆氏一门忠勇之外,与他们家风谨慎也不无关系。京中人人皆知安国公十分受当今圣上信任,你放眼望去,京里这些勋贵们,哪个不想巴结他安国公府?都想,可是不敢。各个想得便宜,却瞻前顾后,怕费了力却巴结不上,得个钻营的笑柄,又怕引人注意,安国公没巴结来,反倒被参了结党。而你,的确是冒失了些,但你敢想,我就敢让你做。至于是不是能真的与安国公府交好……那是你的本事,也是我的本事,若成,旁人羡慕不来,若不成,那也是我年老糊涂,是你无知不知天高地厚。”

    “孙女明白了!”顾仪兰沉稳地点了点头。

    “你明白什么了?”顾夫人戏谑地望着顾仪兰。

    “无论如何,都与祖父无干。”顾仪兰答道。

    “九姐儿,你的确是个聪明孩子,但毕竟还是年轻。”顾夫人轻叹一口气:“我今日跟你祖父说,我想跟安国公府结亲,你猜这句话是真是假?”

    顾仪兰低下头略略思忖,刚抬起头想答,顾夫人却不用她答了:“你也不用费心思了,你也猜不到。这句话是真也非真,对于咱们顾家来说,你们姐妹几个不管谁嫁去安国公府,都是顶好的一门亲事。但你祖父说的没错,安国公府选媳妇有自己的标准,我们顾家可不是他们喜欢的亲家,所以亲事成不成,我其实不太在意。”

    “孙女知道了。”顾仪兰笑着点点头。她听明白了顾夫人的话,不管实际因为什么,她努力与穆红裳结交、顾家努力与安国公府结交,不能有别的理由,只能是为了儿女亲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