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零二章 搜查

    张御离开驻地之后,飞驰半日时间,来到了青阳上洲的西南荒域。

    依靠翁大匠所提供的消息,他在荒原之上稍加搜寻,就找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隐蔽井道。

    他让温良等人在外等候,自己则化一道虹光往下落来。

    顺此通道,他瞬息之间落到了地底千丈深处,前面有一个向前通去的宽长幽深通道,周围只有微弱的光线存在着。

    他扫有一眼,便把心光放开,很快发现这里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地下军垒,不过应当是废弃了许久了,陈旧的物件和老旧的布局无不说明这是五六十年前的东西了。

    而偌大一个地方,只是在最深处存有一人。

    他眸光微动,沿着一条舱道往里走入进去,一直来到了军垒最深处,前面那舱门便无声无息打开了。

    他跨步入内,见那里站着一个年轻人,见他进来,躬身一拜,道:“有礼了,我奉命在此等候尊驾很久了。”

    这是一个造物人,其面上只有眼、耳、口三处,身上也没有任何毛发,看着就像一个半成品。

    张御看着此人道:“看来韩大匠已是离开了,他特意留了你下来,是要你传递什么话么?”

    他目光一扫,从这里的种种痕迹上看,这里的主人离去至少也有两月余时间了,并且离开的十分匆忙,周围一些工具都不曾带走。

    算一算,这正好是在攻破密州之后。

    看来这里的主人在得知霜洲被破,又没有接到本该接到之人,所以便急着离开了此地。

    那个年轻造物人道:“韩大匠说了,你们不必找他,也找不到,他以后也不会来干涉你们,不过若是你们仍是咄咄逼人,那么可要想好了,我们不是没有反抗的手段。”

    张御淡声道:“反抗?你是说我们脚下埋藏的那五枚玄兵么?”

    那个年轻造物人显然没有想到他一眼就看穿了这里的布置,他是个粗陋的造物人,留着只为传话和执行最后的命令,只有简单的智慧,没有任何情感,所以察觉到计划有可能失败后,立刻就作出了反应。

    霎时间,这个地下军垒之中就爆出了一道前所未有的光亮。

    随着一声巨大而沉闷的震荡之声传出,地面轰然拱隆而起,在大地上浮现出了一道道宽长裂纹,内中缺口还有光亮和气浪裹挟着泥沙冲出来。

    而在这时,天顶上方光芒一闪,张御已是出现在了半空之中,背后星光徐徐收敛、

    温良问道:“玄正?

    张御道:“无碍。”

    以他如今的功行神通,只是几枚玄兵的轰爆对他毫无威胁,况且这些玄兵分埋在不同的地界中,而并非集中在一处了,威力更是被大大分散了。

    他看着下方道:“我们先回洲中。”

    离开此间之后,他与众修往北遁走,半日后,进入了青阳上洲最南端的边州良州地界。

    他没有再往洲域内去,而是就在良州这里停落下来,寻到了位于此间的检正司衙署,并在此传递命令。

    他让检正司之人和洲内修士负责查证与霜洲交通的几名大匠的行踪下落。

    明面上看,除了韩大匠外,还有另外两位大匠,一人名叫范尚、出身巨州天机院,一人名叫费辽,出身涵州天机院。

    若是此辈还在,那么就需立刻捉拿,若都是躲藏起来了,那么就需另行寻找了。

    如今的检正司之中都是分配有修士驻守,一来是方便控制可能遭受魇魔侵染的修士;

    二就是修士只需稍加学习,很快就能上手掌握芒光传讯之术,不必再另行安排此类人手,这就使得互相传递消息的速度大大加快,而修士也成了各处检正司不可或缺的人物。

    也是因为如此,仅仅只是半日之后,关于这两位大匠的消息就都已是传递了过来。

    那负责芒光传讯的修士过来禀告道:“玄正,两边的消息,那位范大匠已于近期卸任了,他此刻已是沿着新近开辟出来北方通路去往玉京了。而涵州天机院费大匠现在仍在院中,当地呈报说是看去没有什么异动。”

    张御道:“那位范大匠走了多久了?”

    那修士道:“呈报上说有一个月了。”

    张御略作思索,对着时悦、曹方定等人道:“我们要设法把这个人追回来。”

    那修士言道:“玄正,这个范大匠是乘飞舟离去的,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行程一半了,至多还有一月,就能到玉京了。”

    张御道:“我之前设法和曹将军了解过北方的情形,泰博神怪虽被逐退,但只是失去了和我们大规模战斗的能力,但那些分散的神怪在荒原之上还残留有一定势力,路途并不安全。

    范大匠如果要走,那必然要跟随军队舰队出行,而军队的舰队都是肩负有一定任务的,不会去单独照顾某个人,而一旦战斗起来,就会在路上耽搁,所以他不可能走得很快,说不定现在还滞留在某个军驿站中,此刻去追,还有一定可能追上。”

    曹方定想了想,站出来一拱手,道:“玄正,曹某愿意走一趟。”

    张御点头道:“好,那就拜托曹道友了。”

    时悦道:“那么另一个费大匠呢?”

    张御道:“韩、范二人都是逃了,这个人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留在那里的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替身,不过该抓还是要抓,时道友,这里就劳烦你走一趟了。”

    时悦拱手道:“是,玄正,我必把人带回。”

    而此时独州上空,青阳舰队主舟之上,明校尉和莫若华二人正一左一右守在大厅门外。

    一个夏时之前,曹度将锐击军的五名校尉都是唤了进去,似是在商议什么要事。

    明校尉很是无聊道:“莫校尉,你说他们在商量什么?大战都打完了,还这般紧张兮兮的,非要把我们两个人一起叫过来?”

    莫若华不去看他,淡然言道:“这是锐击军的军务,明校尉也是军中精英,应该也知道军中的规矩,不该过问的就别过问。”

    明校尉靠在门沿上,道:“我这不是无聊么,而且曹将军既然叫到了我们,那就是没把我们当外人,议论两句也没什么关系,莫校尉你心里难道就没疑问?”

    莫若华道:“我没疑问。”

    明校尉郁闷道:“喂,你这就把天给聊死了啊。”

    莫若华没接话。

    明校尉唉了一声,他把双手往后一枕,“还要多久啊,要是我的从副在这里就好了,还能陪我说说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神情忽然动了动,侧了侧头,警惕道:“莫校尉?”

    莫若华神情也是严肃起来,“我听到了。”

    她听到里面有动手的声音,不过很快又平息下去了,不过他们今天得了关照,只要里面不唤他们,那么就只要守在此处便就可以了。

    而此刻在大厅之内,一个相貌十分威武的中年校尉被詹校尉和另一名校尉反按着手跪在了那里。

    曹度坐在主座上,沉声道:“专校尉,你也算跟了我很多年了,却没想到你居然造物人。”

    他在对军中彻查之前,首先要做得,就是检验军中的军校,尤其自己身边这批人。

    而在与会之时,他在每一个人的座椅之上都摆上了测检用的金属片,却是发现了专校尉有问题。

    专校尉挣扎了一下,抱屈道:“将军,什么造物人啊,我不知道啊,将军你要相信我。”

    曹度看着他不说话。

    这时那中年参事走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声。

    曹度想了想,道:“看他的左肩胸,早年他替我挡过一剑,如果他是本人,那么那里应该有一道剑疤。”

    詹校尉伸手一扯,就将军袍扯上,而左半边胸膛上只是粗实的肌肉,却是没有任何伤痕。

    曹度沉声道:“你怎么解释?”

    专校尉辩驳道:“一条伤痕而已,我早用药水洗掉了。”

    曹度点点头,道:“看来你的确不是他本人,因为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剑疤。”

    专校尉一惊,随即怒道:“曹度,你诈我?”

    曹度没去和他争辩,这个方法虽然很老套,但却很有用。

    其实他可以让张御安排在此修士进来直接用搜魂之术,不过这样可能搞得人人自危,造成下属的隔阂和不信任,所以他现在还并不准备动用这样的手段。

    他肃声道:“我问你,真正的专校尉哪里去了?”

    专校尉哼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他才抬起头,冷笑道:“他早死了,别会错意,可不是我杀的,十年前和泰博神怪交战的时候他就死了,只是后来我代替了他罢了。

    这么多年来,我自问没有对不起他,他的妻子也是我在养,若没有我,他们哪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曹度盯着他道:“你奉谁的命令,又是谁让你代替专校尉的?”

    专校尉忽然呵呵笑了起来,道:“曹度,看来你想查下去,我告诉你,你查不了的,而且你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说话之间,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而后头一低,就没有了声息。

    中年参事过去查看了一下,对着曹度摇摇头。

    曹度看着厅中余下四位校尉,肃然言道:“查验不能停下,你们把各自的麾下的校尉喊来,我们今次要彻底把混入军中的造物人肃清!”

    ……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