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想到一起

    云梦此刻才清楚天界神仙的本性,竟是如此凶残,视下界为草芥,不过清楚又能如何,凭借他们的微薄之力、有限的生命是不可能撼动的,只一个上仙便可将他们这些下界的强者一网打尽,他们在这杀神面前如同蝼蚁。

    雪莲脸色极其难看,双手艰难支撑着身体,瞪着彭泽,厉声道:“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彭泽听到这话,笑了,笑得很温和,“呵呵,谁来报应,是你们这群蝼蚁吗?”

    雪莲坚定道:“是天道!”

    “天道?呵呵,在下界我们就是天道,掌控你们的生和死。”说着放下妙心,走到雪莲身前,苗刀抵在雪莲的脖颈上,“本仙现在就让你体会到亵渎本仙的报应是什么。”

    雪莲竟是刚烈的性格,咒骂道:“你不得好……”‘死’还没等发出来,人头便已落地,鲜血喷出数丈之远,彭泽手掌向尸体上方一抓,似乎抓到了缕缕透明之气,那是雪莲消散的魂魄,彭泽顺势释放蓝色火焰将其包裹,片刻过后,透明之气消失在火焰中。

    “师尊!”项远行哭喊着,亲眼见到师尊惨死,却无能为力,只能悲痛欲绝。

    一代名师,天山掌门,就这样被彭泽一刀砍死,魂魄被其吸纳,伏倒在地的人群无不痛心愤慨,但显然是没有任何用途的,接下来便是他们,他们的命已落在这恶魔的手中,毫无反抗的能力。

    彭泽看到袍角有几滴鲜血,厌恶道:“真是恶心。”手指轻弹,将血滴除掉。

    正在这时,忽觉地面在颤动,不止是彭泽,所有的人都觉察到了,回头看去,只见地面沿着那些裂缝旋转错开,中心现出一个缺口,滚滚热浪喷发上来,整个空间犹如处在火炉中。

    彭泽眉头一皱,先前还紧闭的封印,怎会自行错开,更何况这是在他的法域之内,谁还会有这大能,在他的法域内施展法术,“是蚩尤的元神吗?”

    正疑惑之际,一道暗影直落下来,抱起软瘫在地的妙心,跳入缺口中,这一刻,彭泽也有些呆了,竟有人能在他的法域内可以自由移动,凡人怎么可能做到,“又有仙偷着下界了吗?”他仍不太相信,不紧不慢来到缺口前,向下望去,他见到了一个凡人,一个被看一眼便承受不住的凡人。

    那道暗影落下之时,秦陌瑶笑了,笑出了泪花,“还有什么人能如此神奇,如此潇洒,如此无畏,怎不叫人爱得死去活来,能放手吗?绝不可能!”

    身体在炙热的空气中穿行、下落,妙心脸上的泪水很快被蒸发,她早已生无可恋,接到那个字条后,虽觉不太可能,但她仍抱有希望,背着师尊去相见,发现是个骗局后,她彻底的死了心,即便被彭泽莫名带走,她也没有过多惶恐,她的心早已死去了,她的泪是为师尊而流的,师尊为救她生死不知,她对不起师尊。

    穴道被解开了,她的身体获得了自由,这一刻她才反应过来,她被戴着面具的人带了下来,这个面具人她知道名字,叫李忠,听闻是金行子、凌空子改投的师父,仅此而已,她的手与他的手牵在了一起,一起折叠飞落,一起坠向炙热的熔岩。

    “这是要救我,还是……”妙心有些不太肯定,因为她与这位先生从未说过一句话,不可能因为她而冒这个险,“除非……”妙心的心在这一刻颤动了,“难道是……”

    ‘嗡……嗡……’两道电光从头顶劈落下来,一前一后,横跨两壁,交叉飞旋,凌厉至极,可以撕裂所有的物体,没人可以躲过,“竟把你这臭虫给忽略了!”彭泽手持苗刀,头朝下,戏虐微笑着,下落的速度也不急,他认为这个渺小的凡人是在自寻死路,绝不会逃出他的手掌心。

    就当妙心以为避不开之时,她的手被用力一拉,紧接着,她便跟着那位先生一起飞旋起来,‘嗖……嗖……’电光闪过,两人巧妙地避开了电光,妙心此刻才看清楚了那双眼睛,此刻仍是波澜不惊,却又如此熟悉。

    “果真有几分能耐,有些意思,看你能逃到哪里。”彭泽也不急着继续攻击,微笑尾随其后,如同猫看着无处可逃的老鼠。

    妙心早已激发体内的‘海心葬火’来抵御炙热的温度,即便如此,呼吸仍是艰难,香汗已湿透衣衫。

    下方是一片熔岩,不时有红色岩浆喷出,炙热的温度已不能忍受,无障带着妙心落到了一块巨石之上,犹如处在火海之中。

    彭泽缓缓落下,手持苗刀,悬浮在半空中,促狭看着无障,“怎么不逃了,还是准备受死?”

    无障淡淡道:“你觉得这个地方如何?”

    彭泽笑道:“这个地方不错,很适合安葬,连骨头都不会留下。”

    “看来你很满意这个地方。”

    彭泽当然明白无障的意思,不怒反笑道:“你很有意思,死到临头了,竟也呈口舌之快。”

    无障道:“你也很有意思,竟不知自己的死期。”

    彭泽有些生气了,冷笑道:“被本仙看了一眼便能昏厥的人,你认为能从本仙的掌心溜走?”

    “不昏厥你能放过我吗?”

    彭泽道:“你错了,你那时不昏厥,本仙也不会杀你。”

    “是怕被天庭发觉吗?”

    “你的确有些小聪明,不错,所以本仙才认为这地方很好。”

    无障道:“你所担心的,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我们竟想到一起了。”

    彭泽实在是不想与这样不知死活的凡人继续说下去了,打了个响指,身体金光放出,将方圆百丈覆盖,再次释放法域,他不相信无障还能从中逃脱。

    妙心当即承受不住,伏倒在地,她没说一句话,是不知如何开口,她的心情很复杂,很希望挡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那个人,但又不希望是那个人,因为谁也逃不掉的。

    无障并没有倒下,仍是站着的,彭泽见到无障站着,却笑了起来,因为无障浑身在颤抖,这说明他在拼尽全力掩盖他的痛苦。

    “感受到痛苦了吧?”彭泽提着苗刀落到巨石上,慢步走向无障,笑问道,“怎么不逃了?”见无障回答不出,失去了耐心,缓缓扬起苗刀,欲要结果眼前这只挣扎的臭虫。

    “因为我想杀你!”无障嘴角一弯,身体不再颤抖,与此同时,一只手抓住了苗刀,另一只手黑色火焰从指尖放出,犹如一把利刃刺了出去。

    距离太近了,速度太快了,彭泽根本想不到无障竟能摆脱他的法域,而且刺出魂力,这魂力的颜色是黑色的,他见多识广,却从未见过天界谁的魂力是黑色的。

    ‘砰……’彭泽尚在诧异之时,胸口便受到重重一击,他从未感受过这样的痛苦,因为没有人给过他这样的一击,整个身体犹如散架了般,身体倒飞出去,空中留下无数气旋。

    法域消失,妙心完全惊呆了,已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逆天教几位渡劫仙人都无法近身的上仙,竟被他击飞了,这怎么可能。

    不过彭泽是大罗金仙的境界,早已是金刚不败之身,这一击只在胸前留下一个黑印,飞出十丈之外后,身体便停了下来。

    ‘嗡……’彭泽抬头一看,无障竟出现在他的头顶,手持从他手中夺去的苗刀,闪电般劈落,那苗刀上的黑色火焰长达十几丈,这是将魂力注入的力量,竟没有被苗刀反噬。

    彭泽此刻已完全清醒,他所面对的已不是凡人,凡人没有这种力量,单手向上一撑,蓝光倾泻而出,化为一张巨大的盾牌。

    ‘砰……’轰然巨响,雷电肆虐,身下的熔岩都被掀开,露出一大块红色岩浆,上方无数巨石坠落。

    苗刀半空停住,蓝光消失,无障顺势向下一踢,一道黑光扫向彭泽面门,这一脚当真犀利,彭泽自然不敢拿自己的面门来抗,伸出另一只手来挡。

    ‘砰……’手掌被脚踢中,整条手臂失去了知觉,身体侧飞而出,不过这一脚威力不是很大,没有先前那般疼痛,只是在掌心留下了黑印。

    无障挥刀紧跟其后,彭泽此时才看清楚,无障身后现出黑色羽翼,难怪行动如此迅捷,这一次他有了准备,飞起一脚,整条腿化为一条蓝色巨龙,扫向无障。

    无障虚晃一刀,身体翻转,躲过蓝色电光,反手撩起苗刀,黑色火焰扫向彭泽裆下,当真阴险。

    彭泽不敢怠慢,虽说这个部位未必能被破开,但肯定是不好受的,飞起另一脚与之向抵,这一脚的威力当然不如第一脚。

    ‘砰……’彭泽的脚心一震酸麻,好在挡下了无障这一刀,无障也被他踢飞出去。

    彭泽兴奋了起来,不是因为受了伤,而是发现了一个奇异的魂魄,这个魂魄要比蚩尤的元神好了千倍万倍,下界的蝼蚁竟然存在这样的魂魄,真是没白费功夫偷着跑来一趟,若是将其杀死,吸纳这魂魄,没准能顺利渡了第一灾。

    彭泽忽然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啊,竟然会遇到这样的机缘,五行之外的魂魄,难怪能挣脱本仙的法域,若是等你到了本仙的境界,成长起来了,本仙还真拿你没办法。”

    无障俯冲杀来,朗声道:“那就将你的办法使出来,看看能奈我何!”苗刀席卷空间,形成一个巨大漩涡劈向彭泽。

    彭泽眼神一冷,凭空消失,突然出现在无障面前,一拳挥出,蓝色波光瞬间扩散开来,犹如一轮烈日。

    ‘轰……’黑蓝两光相撞,发出震天裂地的轰鸣,能量波荡开,岩浆掀起巨浪向四周推去,妙心被冲击波掀飞出百丈之外,才奋力稳住身形,伏倒在巨石上。

    无障的身影从烈光中飞出,口中溢着鲜血,周身现出的青色龙鳞片片脱落,连续撞碎数根悬下的石柱后,嵌入一块坚硬的石壁中,石壁龟裂坍塌。

    彭泽活动着手腕,虚空迈步向无障走去,“竟然还有青龙护体,真是小看了你,不过这青龙护体难不到本仙,一掌便可以击散。”

    妙心看得惊心动魄,不住摇头,这彭泽的实力太强悍了,根本没有战胜的可能,她想让先生逃走,却发现为时已晚。

    彭泽伸手,蓝色火焰玄化的巨掌将无障从石壁中抓起,擎到半空,“放弃挣扎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