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篱笆小院

    楚天明手持兰亭令,一步跨入了其中,他跨入后,殿门开始缓缓闭合,小银和林风见状,不由分说赶紧跟上,终于在殿门闭合之前也进入了其中。

    “嘻嘻……楚公子,偷偷开后门可不好哟,等清浅一下嘛……”殿门将闭,倏忽间,一道娇媚的声音忽然如柳絮一般飘过来,令人听到了之后心头感到一阵瘙痒。

    宫殿外,雷光无尽,在电光的缠绕下,徐清浅肌肤似雪,三千青丝不断飞舞,美得不可方物。

    在徐清浅的身后不远处,紫源圣子脚下踏着一些铁砂,身如流星,追赶得无比紧迫,“林风,休走!”

    林风理都不理紫源圣子,紧紧地跟着楚天明,而楚天明头也不回,摆了摆手,殿门便“哐”地一声重重地合上了。

    徐清浅闪掠如电,速度极快,但终究是来不及赶上,整个人撞在了殿门上,发出“哎呀”一声娇喝。

    殿门外波纹缕缕,如风如水,轻轻地将她托在那里,哪怕她撞过来的时候速度极快,但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她揉了揉自己的头,罕见地撅了一下嘴,但是很快收起了这个细微的小表情,转而娇嗔道:“楚公子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呢……”

    “哼,你这妖女名气太臭了,谁敢怜惜你,就跟讨好死神差不多了。”紫源圣子在殿门上撞了一鼻子灰,听到徐清浅在边上嘀咕,不禁冷笑着讥讽道。

    徐清浅浅浅地笑了笑,“紫源圣子所闻,皆是以讹传讹,妖女之说,清浅可承受不起。”

    紫源圣子哼了哼,没有多管徐清浅,对他而言,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诡异,和她沾边的人,总是没什么好下场,实在是晦气地紧。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殿门,又试过以暴力破门,但都无济于事。

    “为什么开不了们!该死的楚天明,他到底是怎么进去的!”紫源圣子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谁都知道这一座宫殿中充满了整个玄界最大的造化,他们所有人来这里,最终都是为了能够进入宫殿换取所需,但是这本是所有人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事情,如今却突然冒出来了三个可以开后门先进去的!

    如此福祉,难道不该是等殿门开启之后,进去各凭机缘换取吗?这提前进去三个人,是几个意思?

    紫源圣子心情非常不好,尤其是,林风那个被他看不起的人,居然还比他先一步进入了其中。

    他咽下一口气,看向徐清浅,耐着性子问道:“妖……徐仙子,你知道这里面的玄机吗?”

    面对紫源圣子,徐清浅不似与楚天明一般打着趣说话,而是轻捋了一下青丝,恬淡地说道:“圣子有备而来,应该也是做了一些功课的吧?该知道这大殿是何物,而殿门又该何时开吧?”

    紫源圣子说道:“本圣子自然了解一二。此殿乃兰亭圣所留,据说内部蕴含着大量的天材地宝、道法秘典……那些东西,都是兰亭圣留下来供参加玄界历练的修士自由换取的。”

    “但是,殿内的东西一共就那么些,先进去的人自然拥有优先选择换取的权利,如今我们落后了那三个厮一段距离,怕是好东西轮不到了。”

    徐清浅摇头说道:“圣子所知道的,还是过于片面了。”

    紫源圣子皱了皱眉,问道:“徐仙子是什么意思?”

    “殿门开启,自然有它的时间,没开启,只是时间未到。楚公子能够进去,无非就是因为他拥有一件失传已久的宝物‘兰亭令’。古人言,‘持兰亭令者,行斋无阻’,其中,自然也包括这一座宫殿。”徐清浅不疾不徐地说着,还不忘幽幽地补充一句,“哎……楚公子真是好运呀,居然连此等失传的宝物都可以得到……福源真是深厚。”

    “哼,福缘深厚,那也得看他受不受得起了!”紫源圣子冷声道,“不过,既然他们先进去了,那我们这些进去晚的,是不是该联合一下了?不管那楚天明吃了什么,我们都要让他统统吐出来!”

    徐清浅闻言,凤眸眯得狭长,红唇莞尔一笑,“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建议呢!清浅很心动哦……”

    “嘿嘿……”紫源圣子阴恻恻地笑着,“那我们就暂且联手一下?”

    徐清浅看了他一眼,笑了。

    ……

    半日之后,一道剑光划破黑色的天空,扫荡了大片墨兽。

    剑光之中,青芒剑子御剑而行,周身腾起千万剑光,形成一片只属于云剑术的领域,任何一只胆敢入侵剑域的墨兽,都会被剑光切割成一片水雾。

    在青芒剑子的后面,完成突破的剑十四浑身剑意奔涌,与青芒剑子不同的是,他的周围只有一道剑光。而就是这一道剑光,却似乎要比青芒剑子的剑光更加凝练,更加锋锐。

    二人一前一后,也是逐渐从墨兽潮里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到了宫殿门口。

    ……

    就在众修士默默地等候在宫殿门口的时候,楚天明早已经带着小银和林风行走在白玉石堆砌的大殿内部了。

    宫殿内部,乃是一间又一间的阁子,有些阁子之中放着一些道源,有些阁子之中放着一些丹药,还有的阁子之中陈列着兵甲宝器,更有的阁子之中,放满了道法典籍……

    在这些阁子的门前,清一色地被一层水波笼罩,昭示着它暂时还无法进入。

    楚天明带着小银和林风走过一间间屋舍,然后走出了大殿,来到了殿后,接着,他们穿过殿外的回廊,踏过通幽的曲径,来到了宫殿的某处。

    这里像是宫殿的后花园,种满了世俗里难得一见的奇花异草,但却又和后花园不太一样。

    因为在那些繁花异草中间,有着一块用简陋的篱笆围起来的地,地里有着一个茅草屋,屋子前有着一片空地。

    空地上有一口井,井旁有一株老树,老树下有一张藤椅,藤椅上躺着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