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军训教官

    徐子先穿着短袍,衣袍已经被汗水洇湿,但他却毫不在意,站在二门阶上,对着庭院里的几十个少年们背手而立。

    徐子先经过几个月的打熬身体,侯府再怎么不宽裕,吃的却并不差,加上有药材擦身,不怕身上青肿,所以短短时间,抵的过寻常人家一两年的苦练。

    现在的他身体肌肉盘结,站立之时犹如苍松般笔直,令人见而心仪。

    对几十个少年来说,世子就相当的可恶了。

    秦典尉每天教他们拉弓练力气,练习箭术,练刀牌,长矟,练三五人的小队配合,如何两人挡,一人刺,或是刀牌在前,长矟在后,弓手在侧。

    如何用十余人抵挡两倍或三倍的敌人,如何分左中右三哨,如何再分前后左中右五哨。怎么摆阵,怎么拉开,何时攻,何时守,攻时如何保持队列,如何首尾相顾。

    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很高深的学问,军中武学可没有太多花哨。

    据说大魏文宗年间文官喜欢干涉军伍之事,经常以各种不实用的阵图发下,后来武将大为抗议,摆阵之事,要根据敌我双方的人数,步骑兵的对比,骑兵的人数,还有地形地理,军伍士气,后勤供给。

    岂能不分一切,只纯粹以下发的阵图来对敌?

    后来武将还是争得了战场的临机决断权,不过原本的高层次的战略指挥权却是被文官逐渐拿了去,各路安抚使均是文官,后来制置使和招讨使亦是文官,只有都统制以下,副都统制,军指挥,营统制,各军州寨防御使等等,俱是武臣。

    本朝原本是文武并重,从太祖年间再三宣谕,文武不分高下,文官可任武职,武官亦可任文职。

    到文宗之后,格局一变,以文制武渐成传统。

    秦东阳教给少年们的东西,俱是最典型的军中战阵之法。

    实用,干练,小组配合,小队配合,各哨配合等等,再上来就是各都排位,各营排阵,各军之间的阵列,然后是整个厢的排阵,其中还要顾及传令,左右翼配合,步兵和骑兵的配合,近战与远程的配合等等。

    秦东阳本人现在对营以上的阵列只是在兵书上学得,真的要排列营以上的阵列,亦是不太熟练,好在眼前只有几十个少年,队哨之间的配合演练,秦东阳教导起来并不算困难。

    除了秦东阳之外,练兵的很多细则,就是徐子先的规定,少年们最痛恨的就是世子带给他们的种种规矩。

    比如说话对答要立正姿态,仰面看人,口中答话声音要洪亮,两手要贴在腿线上,腰背挺直,不能躬腰塌背。

    再者就是早晨起身,晚上睡觉,都有一定的时辰,过了时辰不睡,罚起来跑圈,早晨起不来,直接一盆冷水淋在头上,自己还得想办法晒衣服,晒被子。

    吃饭也是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然后就是站军姿队列,立正站,跨步站,便步走,正步走,来回的对齐队列,要把队站的如刀切过后般的光滑,世子才会满意。

    还有洗漱也有规矩,水杯毛巾需得放整齐,睡的房间要打扫的光滑如镜,被子也要叠的如豆腐块一般平整方可。

    有人不服,世子亲自演练了一番,果然是把被子叠的平滑无比,这一下所有人才渐渐服气。

    自入府之后,任何人不准请假,连父母亲过来探视也是李仪等人代为接见,只能远远看一眼,送的东西,不管是衣物还是吃食,一律收起来,所有人的衣袍和生活用具都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人能特殊。

    这般的生活,对野惯了的流民少年来说,简直是比上刑还要难受,怨声载道肯定难免,徐子先估计自己最招恨的时候,肯定有人想在他背后打黑枪。

    这个角色其实就是部队的教官,死大学生徐子先也是扎扎实实的军训了近三个月时间,他高考之后入学后选签的国防生,作为家境不宽裕的学生国防生的待遇还是叫他相当动心,当个军官似乎也还不错。

    但就训练了一暑假之后,这个政策突然被叫停了,签约作废,徐子先发觉除了晒黑了之外,也是收获不小。

    身为一个正式军官他还是不够格,但训练眼前这些高中生般的少年,那还是绰绰有余。

    三十个人在庭院中站成了三排队列,他们已经站了两个时辰,原本最简单的动作也成了一种折磨,所有少年的体能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每个人的脚底都是大片的湿痕,那是从头发梢和手上滴落下来的汗水。

    刘益已经懒懒的盘腿坐在房檐下,他对这边的事并不关注,一脸漠然的想着心事。

    秦东阳则一直提着鞭子站在场中,只要有人摇晃或站姿不稳,便是上前一鞭子抽过去,被打的人一哆嗦又站稳了,秦东阳就又退回到场边继续观察着。

    别院里的人开始还过来瞧热闹,后来见只是叫人站着,渐渐的就无人再过来了。

    “好了。”徐子先说道:“可以休息一刻时间。”

    一句话似皇恩大赦,五十个少年都喜动颜开,不过可没有人敢欢呼了。

    头一次站队时,因为散队时大家欢呼散开,徐子先面色一变,又喝令众人加站了半个时辰,那次之后,这些少年就知道令行禁止和军法森严是什么意思。

    “世子的这训练之法,对打熬他们的心志意志都很管用。”秦东阳走到徐子先身边,说道:“乍看有些胡闹荒唐,久了就知道自有妙处,也不知道世子怎么想出来的。”

    徐子先笑道:“也是偶然所得。”

    秦东阳摇头一笑,知道世子在敷衍,他又说道:“意志坚定了,往下去习武也是要快捷许多。比如世子,意志坚定,每天打熬身体,锻炼力气,确实难能可贵。”

    徐子先道:“我现在武学算入门了么?弓术如何?”

    徐子先满怀希望,不料秦东阳摇头一笑,说道:“世子此前身骄体贵,现在虽然努力追赶,要想有所收获,还需更加努力。”

    眼前的诸多少年都是箕坐在地上休息,他们都是累坏了,不过徐子先下令在附近买了大量肉食,配合府中的腌肉,掺杂起来,加上大量主食供给,这样每天给这些少年补充营养,维持体能。

    其实他自己和这些人年龄相差也不大,但这些海边的少年普遍要比徐子先瘦弱的多,是生活艰辛加上一路逃难的结果。这些少年是长身体的时候,只要营养补足了,身体很快会变的壮硕。

    除了吃的好之外,又买了一些布,给这些少年每人做一身劲装武袍,穿上之后人都精神了许多。

    当徐子先走近流民少年的时候,他们都尽量把身体坐直了些。

    少年们看向徐子先的眼神也很复杂,有感激,羡慕,嫉妒,当然也有痛恨。

    看着这些少年,徐子先不知怎地想起了自己当年军训时的情形,也是一样的炎热,天很蓝,人被晒的晕头涨脑,教官时不时的怒吼着逮着个同手同脚的笨蛋,然后所有人哄堂大笑……眼前这些少年尽管只比他小一两年,却叫徐子先有看到“后辈”的感觉,嗯,这是一种不怎么适合的沧桑感。

    “我知道你们很辛苦。”徐子先站在少年们身前,从容道:“不过我要当用之人,就只能这么训练你们,在窝棚里睡觉当然舒服,可是没吃食。在我这里有吃食,有钱拿,就是要多流汗。这道理你们自己多想想,看看是在哪里更好。”

    众少年低头不语,眼中的桀骜之色和愤恨却是少了许多。

    徐子先从怀中掏出一串铜钱,约有一贯之数,他对众少年道:“现在我拿出一千钱,你们互相摔角,谁最终获胜,可以拿了这串钱,并且可以当上哨长。”

    众少年一下子轰动起来,但所有人还是坐着,并没有人站起来。

    徐子先皱眉道:“怎么你们连第一个站起来的人也没有吗?”

    一个矮壮少年终于站了起来,徐子先看了一下,似乎是相当面熟。其虽然一脸犹豫和迟疑,但还是说道:“我叫田恒,哪个兄弟来和我先比试?”

    “我叫高时来,我来和你试试。”一个高个少年站了起来,大声回应着。

    侯府别院虽然残败,规模却并不小,正中庭院十分阔大,徐子先叫人洒扫出一块泥土空地来,由得这些少年分别在泥地上摔角比试。

    摔角游戏其实就是相扑的变种,乡野地方没有相扑铺子,在京师和江陵一带相扑游戏十分流行,相扑手都高胖体壮,互相冲撞摔角,有详细的规则和传承,一般的相扑铺子都要养着十几二十个选手,这些人食量大,收入也高,相扑铺不仅卖票,还组织赌博下注,从中抽利,所以都要十分富裕繁华的地方才养的起相扑店。

    不仅有男相扑手,还有女相扑手,因为女子相扑穿着暴露有伤风化,文宗当年下诏给禁止了。

    这种搏戏后来还流传到倭国,也在其国风行一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