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三部九候

    “怎么样,高兴坏了吧?”苗大龙见方寒好半天没反应,笑呵呵的问道,这小子也有失态的时候。

    “是高兴坏了。”方寒点着头,崇拜点再次破五万,立马就可以兑换第四次初级永久技能了,距离系统升级越来越近了。

    按照现在系统的种种设置,在方寒看来,除非总是遇到视频事件类似的事情,要不然兑换一个永久技能太难了,别说中级了,即便是初级也要攒好多天。

    假如方寒正常情况下一天可以获得一千崇拜点,兑换一个永久初级技能怎么也要五十天了,稍微消耗一下,两个月了。

    初级技能堪比主治医水准,即便是兑换常用的几个初级技能,诊断、急救、正骨、缝合、方剂、针灸、杂七杂八需要的时间不少,大概算一下,把最常用的这些初级技能兑换完,快一点也要三年。

    按说三年成长到主治医水准算是很快了,可咱现在是开挂好不好,开挂都需要三年,太慢了。

    更别说中级技能是初级技能是十倍,高级技能又是初级技能的十倍,宗师级又是高级的十倍,这么算成为国手一辈子也没戏啊。

    所以方寒很期待系统升级,希望升级之后系统能有一些别的获取技能的途径,比如系统任务,比如各种丰厚的奖励等等。

    “苗医生!”

    一位护士急匆匆走来:“刚才上面来电话,二十分钟后会有一位肺心病患者送到我们科室,患者六十多岁,病情危急,上面特意交代,是一位厅里的老干部。”

    “我知道了。”苗大龙应了一声,问:“通知方主任了没有?”

    “还没有。”

    “通知方主任和科室里面闲着的医生护士做好接待工作,同时通知一下内科做好随时前来会诊的准备。”

    护士应了医生,急忙去办了,苗大龙眉头一皱,招呼一声方寒:“和我一起去外面等着吧。”

    方寒应了一声,急忙跟在身后,刚才他已经听到了,生病的是一位厅里的老干部,一般来说,某个系统只说厅里,而不说哪个厅,这就意味着是自家系统的。

    医院属于卫生系统,很显然这位老干部是卫生厅的。

    这是领导的领导啊,江中院属于卫生厅直属医院,厅领导那就是上级。

    方寒和苗大龙才到科室门口没一会儿,科室里面陆陆续续走出不少人,方浩洋和现在在科室的几位副主任主治医都到了,护士长和几位护士也都严阵以待,阵仗也就比前几天的大事故差一些,没有通知休假夜班的人员。

    “走到哪儿都离不开权势啊。”吴磊站在边上低声道。

    方寒倒是不这么认为,低声道:“不能以圣人的标准衡量所有人,有的人当官是为了权,有的人是为了名,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便利和优势,要是当官不能发财,没有权势,没有便利,当官干什么,单纯的为人民服务?”

    是人就有私心,在满足自己私心的基础上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合格的干部,作为医生来说就是合格的医生。

    人不怕有私心,怕的是私心太重变成了野心,以损害其他人的利益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只要是人管人的社会,永远都会有特权阶级,何必愤世嫉俗?不是所有的官都是坏的,也不是所有的医生都是坏的。

    边上的叶开也来了一句:“要是主任和住院医一个待遇,谁还那么努力的拼命往上爬,享受什么样的待遇,除了那些天生的,大多数都是自己奋斗得来的,即便天生的,也是人家父辈奋斗来的,人这一生这么努力,这么拼搏,难道不是为了自己或者家人活的更好一些?”

    “只要是合法所得,并没有什么可耻的。”方寒补充,这一点他很认可,虽然他选择了从医,但是自问真的不是大公无私的哪种人,他努力表现,不正是为了尽快往上走,获得更好级别的职称?

    不管初心如何,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方寒自问没什么不可以,难道要整天喊着医者仁心才算数?

    吴磊看了一眼方寒,又看了一眼叶开,没吭声,这两人倒是有一点共同语言。

    方浩洋也回头看了一眼方寒和叶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两个小子,倒是有点意思。

    不对会儿,医院的几位领导也来了,副院长来了一位,内科的秦卫华也到了,所有人排成一个半弧形等着。

    大概二十分钟不到,一辆急救车停在了科室门口,车刚停稳,边上的护士就推着平车到了跟前。

    急救车打开,担架上推出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老人双眼紧闭,昏迷不醒,鼻子上还插着氧气,两位医生和随行护士跟着担架一起下了车,随行的还有一位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

    “杨处长.......”

    副院长刚刚上前开口,中年人就急忙摆手打断:“这个时候就不要客气了,先救人要紧。”

    随行的一位医生急忙打开本介绍情况:“患者患风湿性心脏病十年,顽固性心衰五年,心功III级,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度过,前一阵病情稍缓,在家疗养,一个小时前突然病情加重,急性心衰合并室颤、心率212次/分。”

    随行医生每说一句,秦卫华方浩洋等几位专家的脸色就凝重一分,从症状看,患者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病情万分危急了。

    “又是一位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叶开低声说了一句。

    方寒微微看了一眼叶开,很快就明白叶开为什么这么说了,患者已经患病十年了,却从来没有来江中院治疗过,很显然,患者亦或者患者家属并不怎么信任中医,这是实在没办法了才送来江中院碰运气。

    在江中院,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很多人生病都是首选西医,实在没辙了才会考虑中医,方寒甚至恶意猜测,患者或许是从其他医院送来的,另一家医院有可能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

    “送患者去抢救室。”

    秦卫华和方浩洋一左一右,一边给患者诊脉,一边跟着平车前行,方寒急忙上前帮忙推车,同时观察患者情况,心中默念。

    “兑换临时高级望诊。”

    这个患者身份特殊,病情危急,方寒知道是轮不到他上手的,不过作为医生每一次遇到病危患者都是一次难得的历练和成长。

    每一位医生都是在不断成长中成熟起来的。

    插不上手归插不上手,方寒却不会轻易错过机会,所以很果断的兑换了高级望诊。

    只见患者目暗无神,面如死灰,头汗如油,绅士昏迷、喘不能言、奄奄一息,唇、舌、指甲青紫,趁着推车的时候方寒摸了一下患者,全身冰凉。

    患者进了抢救室,除了几位专家,大部分的护士住院医都被挡在了外面,方寒正打算退去,方浩洋轻轻说了一句:“小方跟着吧。”

    被挡在外面的叶开羡慕的眼睛都红了,方浩洋是他的老师,这会儿却让方寒进去,为什么,凭什么?

    方寒进了抢救室,就一声不吭的站在边上,看着秦卫华方浩洋几个人给患者检查诊断。

    “......唇、舌、指甲青紫,口鼻气冷,全身冰凉,腹胀如鼓,不过所幸胸部还有微温。”

    秦卫华点了点头:“寸口部位脉如游丝,五脏绝症已见其三,元阳垂危,命在顷刻呀。”

    说着话,秦卫华看了一眼方寒:“小方也上手诊一下吧。”

    方寒急忙上前,却没有伸手在患者寸口诊脉,而是果断的在系统中兑换技能。

    “兑换临时高级三部九候诊法。”

    “宿主兑换高级三部九候诊法(临时),兑换所需崇拜点1000,是否确认?”

    “确认!”

    现在1000崇拜点,方寒已经不心疼了,这几天他消耗的崇拜点已经十几万了,还有五万多点没用呢,区区一千?小意思。

    秦卫华和方浩洋两个人刚才已经给患者诊过脉了,他们两个人的诊脉水平都是非常高的,方寒自问即便是兑换宗师级脉诊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所以索性兑换了三部九候法。

    三部九候是一种切全身动脉从而体察经络气血运行判断疾病的一种脉诊方法,真要算起来其实也属于脉诊之列,只不过在系统里面被分割开来了。

    三部九候又称遍诊,是一种比较古老的传统诊病方法,在寸口诊法普遍之前很常见,只不过随着寸口诊法的普及,三部九候诊法已经不太常见,毕竟很多病症单靠寸口诊脉都可以诊断清楚,只是一些特殊或者寸口辩证不清的时候才会用到三部九候法。到了现在,通俗的说诊脉,其实代表的只是单纯的寸口诊法。

    三部九候,三部分别指上部头部、中部手部、下部足部三部,每部各分天、地、人三候,共九候。

    上部,天候,按两额动脉;人候按耳前动脉;地候按两颊动脉。

    中部,天候按手太阴经以候肺;人候按手少阴经以候心;地候按手阳明经以候胸中之气。

    下部,天候按足厥阴经以候肝;人候按足太阴经以候脾胃;地候按足少阴经以候肾。

    方寒一上手,秦卫华和方浩洋就呆住了,两个人是齐齐吃了一惊,这小子还懂得三部九候之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